第三节 碑记题刻

一、碑刻

神霄玉清万寿宫诏碑此碑系北宋宣和元年(1119)宋徽宗下诏,敕全国摹刻石永存后世。原立在府城北郊三清宫,几经迁移,1983年迁入五公祠,现在五公祠内专题陈列。碑原有碑冠,后丢失,碑高2.1米,宽1.3米,立在石底座上面,全碑连同底座共重7吨。碑面边缘有方格纹图案,碑文为阴刻的宋徽宗赵佶的“瘦金体”,正文共366字。全文如下:

 

神霄玉清万寿宫诏

道者,体之可以即至神,用之可以挈天地,推之以治天下国家,可使一世之民,举得其恬淡寂常之真,而跻于仁寿之域。朕思是道,人所固有,沉迷既久,待教而兴,俾欲革末世之流俗,还隆古之纯风。盖尝稽参道家之说,独观希夷之妙,钦惟长生大帝君、青华大帝君体道之妙,立乎万物之上,统御神霄,监观万国无疆之休。虽眇躬是荷,而下民之命,实神明所司,乃诏天下,建神霄玉清万寿宫,以严奉祀,自京师始,以致崇极,以示训化。累年于兹,诚忱感格高厚博,临属者三元八节,按冲科启净,供风马云车。来顾来飨,震电交举,神光烛天。群仙翼翼,浮空而来者,或掷宝剑,或洒玉篇,骇听夺目,追参化元。卿士大夫、侍卫之臣,悉见悉闻,叹未之有,咸有纪述,著之简编。呜呼!朕之所以隆振道教,帝君之所以眷命孚佑者,自帝皇以还,数千年绝道之后,乃复见于今日,可谓盛矣!岂天之将兴斯文以遗朕,而吾民之幸适见正于今日耶!布告天下,其谕朕意毋忽,仍令京师神霄玉清万寿宫刻诏于碑,以碑本赐天下,如大中祥符故事。摹勒立石,以垂无穷。

宣和元年八月十二日奉圣旨立石

 

苏轼词碑  苏轼《行香子》、《临江仙》词碑刻各一方,每方碑高1.6米,宽0.7米,每字约0.07米见方。其中《行香子》碑已残缺不全,1986年按原状复原。两碑于1996年从苏公祠移至琼园碑廊内陈列。

 

《行香子》碑文: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休苦劳神。似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取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背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临江仙》碑文:九十日春都过了,贪忙何处追游?三分春色二分愁。雨翻榆英阵,风转柳花球。阆苑先生须自责,蟠桃动,是千秋。不知人世苦厌求。东皇不拘束,肯为使君留。

丘濬墓碑刻  丘濬墓碑竖立于丘濬墓前,高4米,底座宽2.5米,碑身宽1米,四周有精雕的花纹。碑面上端刻“皇明敕葬”,正中题“光禄大夫柱国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赠特进左柱国太傅谥文庄丘公、诰封正一品夫人吴氏之墓”,右侧自右向左署:“钦差督造坟茔工部进士陈元、钦差护送行伺行人宋恺、钦差斋文行人司行人奚自,钦差书册太仆侍卿姜立纲弘治丁巳年三月清明日立。”原碑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砸毁,1987年按原状复制。皇帝谕祭碑立于丘濬墓园石翁仲前,用大理石刻成,高2米,宽1米,有底座。碑的正面刻“普天浩命”……,碑的背面刻皇帝谕祭文,碑文如下:

 

大明皇帝谕祭文

弘治八年春三月初二日,皇帝遣礼部尚书倪岳谕祭于故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丘浚曰:

惟卿早擢高科,历事累朝,博学能文,名文允昭。简在朕心,置卿近密。入告谋猷,每多裨益。胡为婴疾,竟尔告终,爰念往劳,深恻予衷。特颁恤典,有赠有谥,给驿还丧,并赐葬祭。君臣义笃,始终克全,卿灵如在,其歆鉴焉。

海瑞墓碑  竖立于海瑞墓前,为明代原刻。碑高3.3米,宽0.3米,厚0.3米,碑面上端刻“皇明敕葬”,正中刻“资善大夫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赠太子少保谥忠介海公之墓”,左边题“钦差督造坟茔兼斋谕祭文行人司行人许子伟选”,右边署“万历十七年己丑岁二月廿二日午时吉旦敬建”。碑四周有动物花纹,为明代雕刻风格。

海瑞手书碑刻  《管子·牧民篇》碑共8方,每方长0.45米,宽0.36米。工笔楷刻,全篇共1706字,落款“隆庆庚午春正月琼州海瑞”,后附仁和费丙章、定安莫绍德的记跋。仁和费丙章在嘉庆二十四年(1819)题跋中记:“是卷为忠介公真迹,厩一过,觉刚正之气奕奕如生”。其书艺神韵深长,镌刻刀锋洒脱。据记载,此碑墨迹系莫绍德在清嘉庆年间得于苏州(一说北京)。碑原在琼台书院,解放后转迁苏公祠存放,海瑞墓修复后移至海瑞墓陈列室陈列。1961年春,诗人郭沫若访海瑞墓称海瑞书法“楷书行书感卓越”。

唐诗碑  4方,每方各刻一首海瑞手书的唐代五言律诗,行草字体,每方碑高1.35米,宽0.48米。据查考,碑的原有手迹系一浙江籍官员收藏,清同治四年(1865)由琼山县一吴姓裱制工摹刻。解放后由吴氏后裔献出,再行复制而保留至今。附碑文如下:

其一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

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

愁颜与衰鬓,明日又逢春。

                                 (唐戴叔伦诗)

其二

野人闲种树,树老野人前。

居止白云内,渔樵沧海边。

呼儿采山药,放犊饮溪泉。

自著养生论,无烦忧暮年。

                                (唐马戴诗)

其三

山近觉寒早,草堂霜气晴。

树凋窗有日,池满水无声。

果落见猿过,叶干闻鹿行。

素琴机虑静,空伴夜泉清。

                                (唐温庭筠诗)

其四

谷口山多处,君归不可寻。

家贫清史在,身老白云深。

扫雪开松径,疏泉过竹林。

余生负丘壑,相送亦何心。

                                  (唐权德兴诗)

《上吕调阳书》行草书碑   高一尺,全碑50字,文曰:

 

今年春,公当会试天下士,谅公以公道自持,必不以私徇太岳;想太岳亦以公道自守,必不以私干公也,惟公亮之!

豫所吕老先生海瑞顿首余慎

碑文尚有莫绍德跋文140字,文称:“海瑞《上吕调阳书》手迹,是他游苏门时购得。八年后刻于羊城。”《琼山县志》卷十七载:“嘉庆二十四年(1819)刻。二十五年(1820)冬,筑于琼台书院先贤祠壁间。”解放后,海南文物馆移筑于苏公祠左壁,今幸存。清书法家张岳崧评该书法字体雄劲,“与颜平原论坐”。

 

“寿”字碑  碑高1.12米,宽0.62米,“寿”字写得刚劲洒脱。今存于海瑞墓园。

 

重刻泂酌亭诗并叙碑  此碑现陈列在五公祠琼园碑廊内,碑高1.6,0.8米,阴刻行书,宣统元年(1909)立,琼山王国宪书。诗末有王国宪的题跋。碑文如下:

 

苏文忠公泂酌亭诗并叙

琼山郡东,众泉泂发,然皆冽而不食。丁丑岁六月予南迁过琼,得双泉之甘于城之东北隅,以告其人,自是汲者常满,泉相去咫尺而味异。庚辰岁六月十七日迁于合浦,复过之,太守承议郎陆公求泉上之亭名与诗,名之曰泂酌,其诗曰:

泂酌彼两泉,挹彼注兹。一瓶之中,有渑有淄。以瀹以烹,众喊莫齐。自江徂海,浩然无私。岂弟君子,江海是仪。既味我泉,亦哜我诗。

宣统纪元夏五月立

泂酌亭,宋建于双泉上,岁久倾圮。明万历间,郡守谢继科别建食源亭于泉上,移泂酌亭于城内东坡井,并刻苏公诗序,未久俱废。后郡守翁汝遇建粟泉亭于双泉故址,清初翁学使方纲改建泂酌亭,道光年间巡道周鸣銮、同治八年郡守戴肇辰俱有增修,无有补刻苏公诗并序者,会重摹刻,藉存名贤古迹。

琼山后学王国宪敬书

重建龙王庙苏泉书院碑记  重建龙王庙苏泉书院碑,今竖立在海口五公祠内,碑高2.2,0.7,原底座已失,1985年修复时加一大石为底座,碑首阴刻隶书“龙王庙碑”,每字约0.1米见方。碑文如下:

龙王庙碑

琼郡出东门二里许有泉焉,名曰浮粟,宋苏文忠公所凿也。泉之上有龙王庙,庙之左有苏泉书院并祀二苏公,迄今迭修迭废,不可胜纪。而龙王庙建于乾隆壬申,历今四十余年,渐就倾圮,无以妥神灵而肃观瞻。壬子七月,余()命莅守斯土,甫下车即以作养人才为己任,而书院义学率皆荒芜不治,先是郡城西南隅有珠崖义学一所,地当湫溢,今已颓废。惟东坡书院旧迹,山峙其后,水绕其旁,旷远闻敞,实为藏修息游之地,不可不急为修复。爰捐廉以创,厥治,而同官绅士亦欣然相资助焉。于是鸠工庀材,择日兴筑,以绅士吴瑾经其事。先建龙王庙,由正殿而前楹而大门,次及书院,其后为二苏祠。祠之前为两斋,周缭以垣,次第具举。而庙之右旧有观稼、CWNB447酌二亭,并新葺之。经始于癸丑仲春,阅五月而落成,计费白金二千有奇,用不充将珠崖废学变易以补不足。一转移间,向之鞠为茂草者,今则斋舍严然矣;向之积为瓦砾者,今则庙貌肃然矣。每当春夏之交,()事之余,同二三僚友登览,凭目巨平畴远浦,麦浪秋秧油然,怀新既足,以知斯民之稼穑。而山城拥翠,清流环绕,风帆沙鸟,出于烟云之渺霭之间,尤宦游者之胜概也。越明年,延绅士掌书事录生立之隽者肄业其中,修脯口,捐廉以给。而有举莫废。后之守斯土者,踵而修之,俾庙宇常新,而士子得所成就,此则余之厚望也夫。特授朝仪大夫广东琼州府知府加五级记录五次北平叶汝兰书并撰,乾隆五十八年岁次癸丑六月朔六日重建,绅士分发甘肃府经历吴瑾勒石。

汉邳离侯路伏波将军传碑  此碑现陈列于海口五公祠琼园碑廊内,阴刻楷字,每字约0.04米见方,碑高1.60米,宽0.7米。碑文如下:

 

汉邳离侯路伏波将军传

路博德,西河平周人,初为右北平太守,元狩四年以功封邳离侯,迁卫尉。元鼎五年,南越叛,乃以博德为伏波将军,同杨仆往讨之。师分五路,路博德次于桂阳,下湟水,与仆会番禺。粤素闻伏波名,皆降于博德。吕嘉、建德与其属数百人亡入海,伏波因问所得降者,知吕嘉所之,遣人追之。六年十月得嘉首,遂定越地,以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崖、儋耳郡。论功,仍旧侯,惟益封六百户。今连州湟水上有伏波将军庙,盖报功也。南越自三代不曾有,秦虽远通置吏,旋复为夷。邳离始开九郡。宋宣和中诏封忠烈王,祀名宦。

迁建琼州府学碑记  此碑今嵌在海口五公祠琼园碑廊内,碑高1.8米,宽0.9米,阴刻楷书。碑文如下:

迁建琼州府学碑记

中宪大夫广东分巡雷琼兵备道德成篆额、朝仪大夫知广东琼州府事皖江苏应植撰拜书。琼郡学之迁于试流而置试院于学之旧址,规模区划覃溪翁学使记之详矣。其记云学经始于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而以其明年冬落成,标首厥事者屈指计耳应。植三十六冬年奉命守是邦,竭先师庙,殿宇宫墙甫既工,而雨庭门池阶以及讲诵之堂稽其工尚未及十四五也。于是躬为董理苜事,郡绅士吴位和、郑宗汉、符诗辈尽心经营,至三十八年闰三月而告成。

琼处粤之极南,环沧溟,属邑十有三,棋布星罗凡二千里。多士沐浴圣天子文教,说礼敦诗弦歌不绝。兹择地高敞取象文明,与南门鼓楼相对峙,人文士气日愈蒸蒸,甚盛举哉。昔子朱子于是学有《记》,示以明伦立教之原,事业功名之本,属望于滨海人士,意深且远也。学使叙其略于文而使之观感,有自不若载其文于石而使之鼓舞化导,可以历诸久而不致渐湮也。应植谨书丹,命匠镌镂竖之戟门之旁。其学使欲迁,涂付使裴八兮书朱子斋居感兴诗,方石于新学,石厚重,适郡人建雁峰社学于故学宫左,即以是石竖其中。虽然应植念更新庙貌既以安先圣之灵,而钟鼓琴瑟之音、笾豆篁簋之具,海以外,因陋就简,未足以昭诚敬也。赴省垣制如程式,礼明乐备,一律改观。郡人士其守大圣大贤垂训之殷,以仰副朝廷作人之化,彬彬郁郁,继起有人若文庄、忠介二公之文与行,彪炳寰区,则守斯土者所厚冀也。是为记。

乾隆三十八年岁次癸巳孟秋月立。

明乡贤西洲先生遗像碑  此碑今置在海口五公祠琼园碑廊内,碑高1.61米,宽0.7米。碑上半部刻碑文(像赞),下半部刻西洲先生手执朝笏的坐像,左刻“九世祖”,右署“廿二世孙名銮督刊”。碑文如下:

呜呼!主圣臣直,讵不信哉。西洲先生以道学擅名当时。自郎署养,高垂二十年赴召,历官至户部左卿。受知图报,志在匡济,知无不言,言必国体。儒者之业,大臣之风不可泯已。仲子秩奉遗像付予以赞,雅承高谊,求之冥寞而不可得,谨摭大者赞焉:

圣人厥中,帝德其同。乃崇直臣,是宜是庸。南夷干纪,兵议蜂起,内安外攘,才略亹亹。与享曲请,权奸斯逞。执疏辞严,邪气始屏。宗祀明堂,周礼有章,晦翁已矣,嘉谟克扬。呜呼!形逝于杳莫追兮,神变化于孰能规。立朝兮堂羽仪千载,如见兮佥壬忸怩。

赐进士第兵部侍郎弟黄表衷拜题

 

明丘文庄公遗像碑  此碑今置于海口五公祠琼园碑廊内,碑高1.62米,宽0.6米。碑上半部阴刻隶体碑文(像赞),下半部刻有丘文庄公手执朝笏的半身像。碑文如下:

奇甸钟灵,笃生杰英。文庄特起,望重有明。义补西山,学富南溟。厉品锷锷,说经砰砰。性刚俗忤,才高世惊。近冠二岭,远颉两京。千春论定,伟哉日星。清芬仍在,遗像峥嵘。大清道光十七年岁次丁酉七月既望,吴县后学董国华拜撰、德化后学吕华宾敬刊。

 

兴潮天后宫碑记  此碑今竖在海口白沙门的天后庙。碑文如下:

 

天后之为神也,庙祀遍天下,而海边尤多焉,盖其慈帆普济之功,凡舟渡者无不阴受其赐□。福之兴化、广之潮州,其来琼也,历有数千里之重洋,涉烟波之万倾,而装载匪轻也哉。然而往来如织、波涛不惊者,皆神庇也。夫人之为德于人也,食其德者又必思图报,动之为庇于人也无穷而独可无报乎哉。是故我众商于,天后尊神固无不家祀而户视。而兹白沙之有庙也,又值经商之所,入庙思敬,栋宇之不轮奂,我众责也。于是各虔心解囊焕其庙貌而更新之,虽不敢以云报,亦聊以表丹诚于万一耳。是役也,更始之年与夫落成之日不可不勒之贞珉以远示后之人也。爰是盥手而为之记。

陈鉴撰书

大清乾隆二十年岁次乙亥季夏吉日兴潮众商同勒石。

 

重修西天庙碑记  此碑今嵌竖在西天庙内,碑高2米,宽0.65米,阴刻。碑文如下:

 

士君子寄形大造,每毓天地精英,故其生也,文章经济著于当时,其没也,俎豆馨香隆于万世。此主阳者人金阴者,神理固然也。若西天大士,其庙食于斯历年所矣。余膺简命,佐理琼邑,祗竭之间,心窃异之,乃询之父老,有告余者曰:大士乃临之桐乡王公也,大明时以礼经魁乡荐于正统丁卯,仕于成化之初,卒于琼之上昭南国,时磅礴于寰区,名镇西天,作保障于山海,都人士乃于所处之西崇其庙而尸祝之。盖自隆庆以来,沧桑纵有变易而灵爽依然。此商民辐辏,舟楫往来沐其泽者不少。余乃恍然曰:比前代名贤也。所谓文章经济著于当时,俎豆馨香隆于万世者,精英所毓不诚历万创而不磨也。未几余又宰于临,几得于桐乡访公之迹,读公之书,《鸡肋》、《原教》、《庚申》诸编而外,其荐御《珠崖录》一书,留连诵之,益叹公之才、公之德,诚大有功于天下后世,其享庙食于千古也固宜。虽然威灵振而泽庇深,固见洋洋之盛。栋梁蠹而屋宇颓,未壮奕奕之观。岁丁丑时有卓行科贡生林君讳世圣者,每图葺而新之未果。而率迨其嗣茂才拔琼克承先志,爰集同人,众皆踊跃醵金九百,乃于辛巳秋庀材鸠工。举凡殿宇斋厨爽垲更之,亭台垣砌勋垩宜之,更置瓦铺三间以为常住。其一时之庙貌维新且为久远计者,咸称林子之功居多焉,而定规模陈指画则茂才、林辉先尤为最也。余莅兹土,凡有与于乐善好义尚德崇贤之举者,皆乐道之以垂不朽,因记而勒于石,乾隆三十年岁次乙酉孟夏月,上浣之吉前署。雷州府徐闻县琼州府文昌、临高、会同、昌化县事琼山县海口县丞伊益祈志、敬捐俸银一拾两。

理修:邱文秀、饶元璋、詹光斗、巫梅升、陈元炳、马宏仁、林拔琼、陆恒泰。督修:林辉先、郑良卿。统理住持:蔡元章。

乙丑至己巳年张毓馨、邱文秀、王秀龙、曾铨、唐玉桂、卢有龙、何奇聪、林邦俊、韩鼎魁、郑有信、张道亨、巫源丰、毛永义、杨兆麟、杨国烈、林世圣、饶□禄、吴国嵩、李植(五年)诞期签题存积银叁百七十两四钱。

 

五公简历碑  五公简历碑共4方,陈列在海南第一楼(五公祠)左侧碑廊。它们是《唐李卫国公传》、《宋李忠定庄简公传》(2方)、《宋赵忠简公传》。每方碑高1.6米,宽0.65米。在《宋李忠定庄简公传》的篇末有王国宪题跋:“岁在丁巳,马少堂先生宦游来琼,视事吾邑。公余,拜五公祠,遍谒汉两伏波将军、宋苏文公祠,寻访碑刻,无一纪前贤宦绩昭兹来许,因朱贞珉,详勒列传,永垂不朽。琼山后学王国宪敬书。”

其他碑刻  今在海口五公祠琼园碑廊里陈列的碑刻还有:《公帮碑记》、《奉县示碑》、《苏文忠公像碑》、《东坡笠屐图碑》、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词碑和《赤壁赋》碑。朱德、陈毅参观二苏祠的留墨碑刻(根据拓片重刻)。

二、木石匾额

 

“五公祠”木匾  挂于五公祠正门,金字横匾,镶边,字大0.83米,无落款。

“海南第一楼”木匾  挂于五公祠楼上正门,金字横匾,镶边,字大0.43米,落款“光绪十五年嘉兴朱采”。原匾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砸毁,现匾是按原状复制的。

“浮粟泉”石匾  嵌在浮粟泉井边围墙上,阴刻行书,字大0.25米,落款“乾隆五十八年六月重修,郡守叶汝兰书”。匾两边有石刻对联一副:“泉飞藻思,云散清襟”,落款“乾隆癸巳新秋浙西汪厚篆石”。

“苏公祠”木匾  挂在苏公祠大门,金字横匾,镶边,字大0.83米,无落款。

“游仙洞”石匾  嵌镶在琼园假山上,匾长0.5米,宽0.3米,字大0.25米,落款“黄□□”。

“思贤”石匾  镶嵌在苏公祠大门前的“以景以娱”牌坊背面上方,阳刻隶书,落款题“民国二十四年冬许委员廷杰建造此门示景仰前意□属题门额□本云天题曰思贤以今之思昔则后之思今盖可知矣王铎声”。

“琼园”石匾  镶嵌在琼园门上,阴刻行书,落款题“中华民国廿七年五月昌江郭瑄如重修”。

“南溟奇甸”木匾  今存放在海口五公祠内,匾长2.8米,宽0.7米,阴刻,字大0.40米,落款题为:“明太祖劳海南卫指挥敕中有南溟奇甸之语,丘文庄公曾标题作赋,迈腾冲李印泉将军复索我大书四字勒额,皆所以彰耀名邦也。愧拙书参能为役耳。时中华民国九年七月七日剑川石祥老人赵潘识。”下有题印二方。

“怀沙亭”石匾  今嵌镶在秀英村乐古书院旧址的旧墙上,匾长1.12米,宽0.4米,阴刻楷书,字大0.3米,无落款。

“振威台”石匾  嵌镶于秀英炮台振威台拱门上方,匾长1.6米,宽0.45米,阴刻楷书,字大0.43米,落款题“大清光绪十七年吉旦,二品衔雷琼兵备道统领琼军朱采督建,署海口营参府尽先游击总办台工陈良杰。”

“西天庙”石匾  今存放在西天庙内,匾已断裂成3块,无落款。

“东坡书院”石匾  嵌镶在海口五公祠内,无落款。

“海表慈航”石匾  挂在海口荣山乡的一座庙里。

 

三、石雕

 

五公祠石雕  在五公祠内藏有明代雕塑的石狗、石鼓计有6尊,石狗雕塑小巧玲珑,栩栩如生。此外五公祠内还藏有1尊妙氏人贞塔石雕。

丘海墓石雕  在丘濬墓和海瑞墓的墓道两旁有明代雕塑的石马、石羊、石狮、石翁仲等,形态各异。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