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 确 坚

符确坚

中国共产党的好党员好干部符确坚含冤离开我们已十八春秋但他以战斗清廉的一生所谱写的不寻常业绩却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一)

1906年10月,海南岛文昌县潭牛市考经村,一位勤劳忠厚的贫苦农民符祥仁家里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呱呱落地取名叫敦秀他就是符确坚面对新添的第二个男丁符祥仁夫妇不是喜悦而是满脸愁容因为当时家里没有一分田半分地除了一间栖身的破屋,只有四斗米,等待着敦秀的除了饥饿、贫穷,还能是什么呢!

    考经村是一个有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庄姓符的只有两家老财的欺压宗族势力的歧视使符敦秀一家既无钱又无势终年过着衣不蔽体一日只有两餐稀粥或杂粮充饥的贫困生活。但这一切并没有动摇敦秀父母活下去的勇气他们想两个孩子然来到了人间就要让他们活下来从此敦秀的父亲凭着自已的一身力气,起早摸黑,拼死拼活地为别人挑担、推车。直熬到敦秀七、八岁时.家里有点积蓄,才租种了地主四斗种子的田。【 注:符确坚《参加革命前的经历及其对我的影响》。1951年。父亲常对敦秀兄弟讲,希望他们快快长大,不要忘记祖祖辈辈吃的苦,要立志在世上做个好人。少年敦秀的履历和其他受苦人家的孩子一样,放牛娃、打短工……但他生来聪明、伶俐,记忆力很强,因此父亲决意省吃俭用,供他读书,但愿他日后能光耀门第1917年十一岁的敦秀进了本村的小学他勤学苦读成绩优良,课余时还练习书法,写得一手好字,深得老师的称赞和喜爱。敦秀在小学读了五年书,后因家里又添了两个弟弟,一家六口,生活确实困难,不得不辍学。

    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1922年,敦秀去给做生意的姑父当伙计。姑父店中没有别的伙计,凡记帐、收货、收债、煮饭等一切杂事均由敦秀一人负担。他整日劳累地干活,除了赚口饭吃,却得不到半文工钱。敦秀在与债户和山区贫苦人民打交道的过程中,亲眼看到了他们所受的压迫剥削是那样的深重,他同情他们。因此,有时姑父叫他去收债,他故意编造债户不在家等各种理由来哄骗姑父。收不到债,性情暴虐的姑父越来越对敦秀不满,把敦秀当奴仆一样看待。敦秀实在受不了,1924年,就在他结婚的第三天,便离开了姑父回家了。

    敦秀想,天下这么大,为什么穷人这样难活命?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应该养活自己,养活父母。他决心到外面去,寻找一条光明的路。l925年,敦秀在亲友的帮助下,飘洋过海来到了新加坡,好不容易在济川树胶厂找到了一份工做。敦秀本想在厂里好好做工,以求有个出头的日子,可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十分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压榨、工头的任意罚打与辱骂以及工友们的愤怒与反抗。活生生的事实教育了敦秀,不论走到那里,生活在底层的工人农民是摆脱不了剥削、压迫和贫困的。他开始丢掉幻想,和愤怒的工友们一起,举行游行示威,开展罢工斗争,虽是赤手空拳,但资本家很害怕,英政府也很害怕。这样,他便开始意识到,工人们要想争得不做牛马做人的权力,要翻身解放,必须团结起来进行斗争。不久,他参加了赤色工会、互济会、反帝拥苏同盟等革命团体,进了工人夜校学习。他渐渐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并深深领悟到,帝国主义和中国反动政府的压迫剥削正是广大人民贫困的根源,要解除人民大众的贫困,就得打倒帝国主义与国内封建军阀反动势力。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共产党才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党,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有出路。于是他开始产生加入共产党的想法,并秘密在工人中寻找共产党员,吐露自己要求加入党组织的强烈愿望。这时的敦秀,已由一个职业上找出路,为父母赚钱,光耀门庭的青年,渐渐成长为一位渴望为广大劳苦大众谋求解放的革命青年。他更加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在进步工会的组织下,写标语、发传单、闹罢工、搞示威,活跃在新加坡工人运动的热潮中。1927年秋,经共产党员黄世合的介绍,符敦秀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注:《符确坚自传》,l951年。此,他感到自己不是一个孤身奋斗的志士,而是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他终于迈出了革命生涯中坚实的第一步。

(二)

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新加坡批企业纷纷倒闭,工人失业急剧增加。在国内,国民党新军阀大混战,给革命力量的发展造成了有利的客观条件。正在新加失业的符敦秀,了解到国内土地革命正在深入蓬勃开展,便毅地选择了回国参加革命的道路。当年秋天,经组织介绍,符敦从南洋回到了海南岛文昌县,担任二十一区区委书记。当时由蒋介石集团同冯、阎、桂等新军阀为争夺地盘而互相厮杀,蒋石为了对付劲敌不得不将来“围剿革命的蔡廷锴部调离海南于是敌人在海南的力量明显减少原来因敌人疯“围剿”而撤离的文昌县委、区委领导干部和武装骨干都陆续潜回文昌各,积极进行恢复党组织的工作。符敦秀来到二十一区时,全区组织只有一个支部,县委指示当前的中心任务是利用一切社会系发展党组织。他坚决执行上级的指示,走村串户,与群众谈交友,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启发群众的革命觉悟,唤起群众斗争精神。由于他艰苦深入、不知疲累的积极工作,二十一区不久就由一个党支部扩展到四个党支部。

    1930年5月,为了贯彻执行琼崖党的第四次代表大会的决文昌县委领导各级党组织和地方武装积极开展“红五月”攻。符敦秀领导的二十一区和其他各区一样,抓住一切战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以打击“团猪”(即地方反动民团)为主要对象的歼敌活动到年底“团猪的斗争声势越来越大方法越来灵活,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就在红五月攻势节节胜利,琼崖革趋于新的高潮之际,国民党又下乡来镇压革命,加之当时革命队伍中出现了叛徒致使文昌县委及其基层组织一度遭到破坏二十一区区委也被敌人包围【 注:《符确坚自传》。】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符敦秀镇静地组织和安排其他同志撤离而自己却留下来坚持工作几个月后因被敌人通缉才被迫离开文昌县并改名为符确坚1931年10月组织上调他到琼东县苏维埃政府任巡视员后又调回县委任秘书工作。

    1932年7月,国民党陈汉光旅共三千多人,在琼崖各县地方反动武装的紧密配合下疯狂向琼崖苏区进行反革“围剿”敌人所到之处十室九空大批革命家属和群众惨遭杀害苏区和红军受到严重的摧残琼崖党和苏维埃各级组织溃散了通讯联络和交通线被打断当年12月由于琼东县委遭敌人袭击确坚与另一位同志被冲散他们俩在山上住了两晚可回来后却找不到县委机关当时到处是白色恐怖无处落脚确坚寻思着回到家乡可能找到党组织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秘密潜回文昌县谁知当地的党组织也没有了他的家乡考经村被敌人三面围着母亲被杀害了妻子被迫改嫁只剩下父亲带着确坚两个年幼的弟弟和一个不满三岁的儿子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和革命遭受挫折并没有挫伤确坚的革命斗志而是更加激起了他对反动派的愤恨和反抗他决心在家乡坚持工作并从中找党组织可敌人得知确坚回家的消息后在村子里到处搜捕他在此情况下一位姓傅的好心渔民挺身而出偷偷用船将确坚送往香港。

    对确坚来说脱离了组织就象断了线的风筝说什么他也得找到党组织接上关系他四处奔波八方寻觅暗中察访于在1934年1月找到了原在文昌县二十一区负责区委与县委联络工作的罗正焕再通过罗正焕的介绍到福建厦门与原在文昌县二十一区任过组织委员的胡德接上关系2月确坚正式恢复了组织关系他感到浑身都是力量并立即要求投入战斗4月确坚经组织批准,由厦门到江西苏区工作。

    同年夏天确坚来到了江西苏区中央政治局陈云叫他到中央财政部文书科工作林伯渠部长见他字写得较好便分配他做缮写工作【注:《符确坚自传》。确坚为自己有机会在中央机关工作而感到十分兴中央领导同志那种孜孜不倦的工作态度那种为中国革命沤心沥血的革命精神时时都在感染着他从这里他看到了中国革命的希望和力量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情油然而生他不仅出色完成组织上交给的各项工作任务而且还主动找工作做积极参加部队的各种劳动有时刻钢板直到天亮也不知疲累确坚这种工作积极负责主动热情吃苦耐劳埋头苦干的精神经常受到组织的表扬和林伯渠部长的好评。

    10月由于第五次“围剿”失利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按照中央指示中央机关编成两个纵队第一纵队又“红星纵是首脑机关也是长征的总指挥部第二纵队又“红章纵中央机关政府机关后勤部队卫生部队总工会青年团担架队等组成第二纵队司令兼政委是李维汉同志副司令兼副政委是邓发同志确坚被派到第二纵队邓发那里编队参加长征。

    粤湘粤赣边境多是崇山峻岭地形十分复杂从未受过行军锻炼的确坚第一次跟随部队风餐露宿日夜兼程有时穿过森林密布的悬崖峭壁,有时进入荆棘丛生的崎岖小道,有时深夜冒着大雨寒风行军。头脸多次被荆棘划出了一道道伤痕,脚上磨起了一个个血泡,但他从没有叫过一声苦,而是和战友们一道,以惊人的勇气和毅力,胜利地通过了国民党的一道道封锁线。部队到了湖南后,为了打击反动势力,宣传革命道理,扩大红军影响,开展了打土豪、分田地活动,并为此组织了没收委员会。组织上根据确坚的表现和能力,任命他为没收委员会保管科长对组织上分配的工作确坚十分认真负责管理得井井有条

    部队进入贵州土城时,确坚病倒了,组织安排他到卫生部休养。病愈后被留在卫生部负责民运工作。确坚以高度的工作责任感,克服了种种困难,出色地完成了打前站、搞粮草、找民伕等工作。不久,组织又调他到先遣团工作。l935年8月,部队开进了茫茫数百里均无人烟的大草地,几十天的草地行军,经常看不见一栋房子,见不到一个居民。草地的天气一日数变,部队经常遇到暴风、雪、雨、冰的袭击。确坚的脚也被冻裂了,疼痛使他无法忍受,每行走一步都是一阵钻心的剧痛,但战友们高度的阶级友爱,以及战胜长征途中巨大困难的毅力,给了他无穷的力量。在战友们的帮助下,他始终没有掉队,终于与战友们一道,走出了广漠的草地,到达了陕甘宁边区。

    长征结束后,确坚被调回到中央财政部任文书科长兼印刷所长,并参加中央直属队总支工作。1936年2月,确坚被提升为中央财政部国库局长兼统收局长中央政府直属队总支书记身兼数职的确坚,不怕工作繁杂、艰难、头绪多,样样事情都做得有条不紊。但他从不以此为满足,他深感自己的政治水平不高。懂得的东西太少,渴望能有一段时间集中学习理论。当年11月,经组织批准,确坚进入红军大学学习。

    为了适应新的革命形势需要不久红军大学改为抗日军政大学确坚被编在一队学习他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地读了不少理论书籍在一队毕业后又转入高级研究班学习,政治理论水平得到了较大的提高。1937年9月,确坚被调到陕北公学任队长一个多月后又调到中央党校短训班学习准备学完后回到广东白区工作后因确坚睡着有时会讲梦话不宜白区工作短训班结业后确坚调回中央财政部担任秘书长同年年底确坚知道项英来延安要干部便立即向组织提出到新四军工作的申请,并得到批准。

(三)

1937年12月确坚与周子昆等从陕北动身赴江西南昌新四军军部当时军政治部的干部都分头到各省各县去传达任务集中部队了确坚一放下行李就主动找工作做他一面参加南昌市委工作一面处理政治部的日常工作部队集中后移驻皖南确坚被任命为军政治部组织部统计科长一个月后又调任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的机要秘书【 注:《符确坚自传》。】确坚工作勤奋努力经常孜孜不倦地工作到深夜不久他渐感身体不适但仍带病坚持工作后来组织上决定他住院检查,才得知患了肺结核病。

    1938年5月,确坚身体康复后,组织分配他在后方留守处任政治处主任当年ll月又调回军政治部组织部任干部科长要求严格而又政策性强的干部工作确坚虽是头一次接触但由于他的刻苦努力工作却干得很不错他经常深入部队深入基层解情况和检查工作,发现问题能及时想办法解决。当时有大批识青年要求参军,有的人经过多次动员说服仍坚决不愿回去,至闹几天都不走,眼看事情就得僵在那里。确坚知道后,便主走到这些青年中去,推心置腹地与他们谈,摸清他们的思想,针对性的反复多次劝说问题终于迎刃而解了确坚这种深入负责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军政治部首长的多次表扬。

    1940年4月,组织决定调确坚到军属总兵站担任政治委员。当时总兵站存在不少问题,工作搞不上去,是块难啃的骨头。但坚并没有推辞,他认为这是组织对自己的信任,也是对自己能的考验,他接下了这副担子。当时的总兵站是原后方留守处改而成的,有修械所、医院、警卫营等几个下属单位。确坚到任,先从调查研究入手,摸清了总兵站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混乱,造成这种混乱除领导方面的问题外,还由于思想政治工作跟不。找到了问题和原因后,确坚立即采取措施,从建立和健全各规章制度入手,积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几个月后,总兵站的工作逐步走上了轨道,如期完成了军部交给的扩军任务。

    由于国民党顽固派极力制造反共逆流,企图以武力消灭新四,l940年冬,皖南形势不断恶化,为了顾全大局,挽救危亡,共中央同意皖南新四军渡江北移。当年l2月,确坚奉命负责先梯队,率领东南局部分工作人员及文化服务社、印刷所等单位数百人先行转移,到江南二支队防区分批北撤。

    1941年1月皖南事变以后,我党决定在江苏盐城重建新四军军并将部队统一编成七个师继续坚持大江南北的抗日战争坚被分在一师三旅任政治部副主任。一个月后,该旅七团要投战斗,政治处无人负责,确坚被调到七团任政治处主任。战斗束后,确坚又被调到一师政治部任组织部副部长兼抗校政治处主任。1942年1月升任师政治部组织部长。这一年我党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整风教育运动,确坚为了提高自己,主动请求参加华中党校的整风学习。1943年8月,披着战斗尘埃的确坚,跨进了华中党校的大门。在整风学习中,确坚认真读了不少马列原著以及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著作他认真对照党员的权利和义务对照自己参加革命以来的思想、工作表现,深刻地进行了自我批评,严肃地总结了经验教训。他的这种严于律己,奋发向上的进取精神,得到了不少同志的好评。整风学习结业时,审干委员会和华中局在对确坚的鉴定中,对他的这种敢于开展自我批评,深刻反省自己过去的工作、思想和作风,获得较好的学习效果,给予了积极的肯定。【 注:《符确坚自传》。】

    1944年7月,确坚从华中党校结业后,调到苏中四分区任政治部主任。翌年2月又任分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不久,确坚接上级命令,带领分区一个警卫团编入苏中军区二旅(即教导),并任旅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8月,日本宣布投降以后,确坚所在的部队,奉命担任攻打兴化、东台、如皋等县城,不久又奉命编入华东一纵二旅。当时一纵二旅有位副旅长,在带领一个团前往华丰接受日本投降时由于组织得不够好很多具体作法没有交待清楚,结果部队一到就乱拿东西,秩序混乱。纵队部知道后,立即将这位副旅长当场扣押并宣布撤职查办。经过整风学习政策水平有较大提高的确坚,坚决不同意纵队部这种过火的做法,并在纵队党委会上毫不含糊地提出自己的意见,他认为,严肃我军的纪律是对的,但这件事情的发生更多的是由于工作方法上的问题,应以教育为主,处理干部应注意政策。后经华东军区研究,同意确坚的意见。【 注:《符确坚自传》。】

    1946年6月,全国内战爆发,确坚随部队在攻打大汶口以后,又转入鲁南保卫战,接着参加了大明山、牛山、桃花山、峄南及傅山口等战斗。这年l2月,确坚被调回华东军区,任直属滨海军分区副政委。l948年4月,组织又调确坚回华东野战军,任四纵十师师政委。5月,部队南渡黄河,进入陇海路,担负阻击敌人,掩护兄弟部队攻占开封的任务,接着又由豫东睢杞战役,转入陇海北钷野、嘉祥线,担负解放济南的阻击战。1948年12月,确坚终因劳累过度病倒了,组织将他送进了医院。次年3月,病愈后的确坚急着返回部队,被分配在二十三军,担任政治部副主任。接着确坚便投入了强渡长江以及解放南京、上海、杭州的战斗。【 注:《已故原新四军老同志历史情况调查表》,l986年8月12日

    就是这一个接一个的艰苦而紧张的战斗,锻炼和展示了确坚政治思想工作的本领和才华。他十分重视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重视部队战前的思想动员和宣传鼓动以及战时的思想教育。经常采用多种形式积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以及共产主义理想,宣传战士们英勇善战的革命精神以及我军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为了配合部队打好每一个战役,他总是深入连队了解战士们的活思想,并亲自动手写报告或讲话稿到深夜。他的报告能从主观、客观,我方、敌方、有利条件和不利条件等各方面进行深刻的分析和比较,具体生动、针对性强,说服力大,充满激情和感染力,对夺取每个战役的胜利产生了很大的作用。战士们都称赞他是一个出色的政工领导干部。【 注:根据符确坚爱人陈言同志的回忆,l989年5月。】

(四)

1950年2月,确坚任二十三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翌年6月,病魔再度缠绕着确坚,迫使他到上海治疗。11月,老病尚未得到根治的确坚,正拟返部队工作,突然接到华东军区党委来电,根据确坚日趋衰弱的身体,组织决定他离职休养。可跟随党和部队南征北战几十年的确坚,此时想到的是,全国刚刚解放,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这个崭新的事业正等待着自己,自己怎能躺在医院休养呢?说什么也无法接受这个决定。那时正值全国开展“三反” 运动闲不住的确坚主动请战要求搞“三反”运动后再去休养军区党委无法说服确坚只好同意他的请求。在“三反”运动中确坚坚定地执行党中央的政策反对“逼信”主张全面地看待每一个干部。由于确坚对党的政策掌握得较好、较稳,所以军里的运动发展基本上是健康的,组织处理也比较准确,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偏差。

    在二十三军近三年的工作中,由于确坚的平易近人,作风民主。干部群众都愿意与他接近,到他家串门谈心,遇事也愿意与他商量,他在同志们的心中是一位可敬可亲的领导。他处处、事事关心别人甚至连一些干部的婚事他也时时挂在心上二十三军中大龄干部的婚姻问题当时是个难题,确坚极力主张部队适当吸收一些女兵,负责宣传、打字、医务等工作。甚至自己生病住院,还一定要亲自为三位干部当主婚人,办完他们的婚事后再进医院。确坚当时看到二十三军的幼儿越来越多,有的干部因孩子无人管而分散工作精力。为了解决干部的后顾之忧,他亲自与上海儿童福利会联系,争得一万元的捐款,并请求福利会帮助培养幼儿教师,很快便把二十三军幼儿园办起来了,推动了部队工作的开展。【 注:根据二十三军干休所佘敬堂王干吴文斗金炬等老同志的同忆1989年5月。】

   1952年2月,确坚被任命为三十一军的政治委员。l955年9 月,又调南京军区后勤部任部长。对确坚来说,这是一项完全崭新的工作,要真正做好,可不比打仗容易。但他深信,只要坚持党的原则,常用“廉洁奉公”,“从我做起”八个大字严格要求自己,就一定能把工作干好。比如,对接待来往客人,确坚主张要热情,但一定要按标准办事,决不准拿公款来大请大宴,养成吃喝的坏风气。当时有位干部调南京军区工作,组织虽同意为他维修房子,但用钱大大超过了规定标准,确坚便毫不客气地当面提出批评。然而对该用的钱,他却决不吝啬。如l957年,军区党委根据干部年龄偏大病号增多的情况,决定拔款二十万元扩建总医院。当时群众不理解,意见蛮大。可确坚亲自出面,多次向群众作解释,直到群众没意见为止。【 注:根据南京军区原干部部长杨映雪的回忆,1989年5月。】

    确坚严格执行纪律,坚持原则,并不是专门对着别人,更多的是严于律己,从自己做起。按说确坚主管后勤工作,能方便自己的地方很多,但他从不沾公家半点便宜,不多沾公家分配之外的一点东西。他不仅要求自己这样做,而且要求自己的爱人和小孩也这样做。无论刮风下雨,他从让自己的爱人坐自己的小车上班。小孩生病,他总是雇请三轮车送医院。星期天、节假日,他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来看他,也总是挤公共汽车来,挤公共汽车回从不动用小车子【 注: 根据符确坚的司机陈福华秘书竺彪的回忆1989年5月他主管五年后勤部的工作不仅出色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而且他的不循私情不搞特殊廉洁无私的美德,至今仍受到群众的称誉。

    1955年927日,确坚被人民共和国授予少将军衔。他清晰地意识到肩上这颗红星的份量它不仅仅是荣誉还有祖国的重托,人民的希望和军人的职责。

    1960年8月,确坚被调任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分管公检保卫干部等多项工作他上班比别人早下班比别人晚晚饭经常是七八点钟才吃忙不开身时星期天也照常上班他工作踏实严谨交待工作十分具体布置任务一定要检查及时收集汇报并亲自帮助干部解决完全任务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在他手下工作的人员十分了解他的作风也深受他的影响对工作勤勤恳恳,认真负责,决不马虎了事。

    确坚无论干什么事都重调查研究设法亲自获得第一手材料,取得发言权,这点尤其反映在他分管的干部工作上。有一研究一个师级干部往上调他除了带几个人下去全面考察这个干部外还亲自找这个干部谈话直接考察这个干部的思想水准和分析问题的能力正象有的同志所说“符副主任对干部的了解,胜过我们干部科的同志。”

    在选拔使用干部问题上他严格执“用人唯贤”“重在表的干部政策,从不搞什么关系网,更不利用手中的权利安插自己的亲戚朋友秘书熟人确坚有个小舅子在安徽军区一个县人武部任副部长参加革命的时间并不短表现也不错当时主管大军区干部工作的确坚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将他调到南京军区,可直到确坚去世,也未曾给这位小舅子挪动一下工作。在确坚身边当过秘书的人,表现都不错,能力水平是上乘,可他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秘书就随意给他们提升。【注:根据南京军区原政治部秘书处卞庸中等同志的回忆,l989年5月。他的保健医师,看见同行都先后出去进修学习,十分羡慕,很想去。确坚了解到她的心思后,劝她好好工作,坚持业余学习进修,并没有因为是自己的保健医师而利用职权去为她搞一个指标。在执行干部政策上,他不仅这样严格要求自己,对别人也是一样。有一位负责同志调南京军区工作,提出要带几个亲近顺手的同志,并请确坚在研究时说情,确坚态度明朗地立即拒绝办理此事。【注:根据符确坚爱人陈言同志的回忆,l989年5月。时政治部有几位部长家庭出身不够好,社会关系较复杂,有人反映不能重用。而确坚不同意这种看法,正面宣传了党的的不唯成份,重在个人表现的干部政策。

    在确坚多年的工作经历中,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同事同乡,得到他的特殊照顾和提拔重用,不知情者以为他是个半点人情不讲,冷若冰霜的人。其实他充满革命感情,对同志满腔热情,处处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子女多的干部生活有困难,确坚四处奔波为他们子女安排工作,以减轻家庭负担;夫妻关系不和睦的家庭,确坚亲自上门调解,秘书要赶写材料,确坚自己掏钱买中华烟送给秘书抽,司机母亲患白内障,确坚亲自出马联系眼科主任为其治病,并从自己腰包掏出六十元钱送给司机。所以确坚调到哪里,都能和那里的干部群众保持团结、亲密的关系。

    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全国。开初,机关有的人纷纷组织战斗队,大字报铺天盖地,而确坚却始终保持冷静、坚定的态度。他不同意这样搞,认为这会搞乱军队。当时有些干部被造反派揪出来,他亲自上门安慰这些被揪斗的干部。不久,中央军委下达了八条通令,指示军队要稳定,要整顿。确坚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一方面组织大家学习,端正认识,一方面清理整顿机关,使机关形势很快稳定下来。可是不久,中央军委又一个通令下来,使刚刚稳定的形势再度出现反复,确坚受到很大的冲击,但他仍然保持清醒的头脑,抛弃个人的得失,坚决反对搞乱军队。

    1968年确坚   “叛徒   “特务   “反党乱军    等莫须有的罪名被送到东北受审,下放在农场劳动。无端的审查,虚弱的身体和恶劣的生活条件,使确坚身患肝癌。确坚面对死神,仍然孜孜不倦地学习马列和毛泽东著作,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在他住院时,经常与病友谈心,散步,言谈话语中,他始终没有因为自己无辜受审而发过一次牢骚,泄过一次私怨。他这种始终相信群众、相信党、相信共产主义的信念,至今仍被群众传颂着。可“四人帮   的迫害诬陷与不实之词毕竟象条毒蛇死死缠绕着确坚,折磨摧残着确坚的心身,使确坚的病情日趋恶化,上得不到及时治疗,终于l972年8月21日心脏停止跳动,享年六十六岁。

1978年9月19日,南京部队隆重举行悼念仪式,推倒了林彪四人帮   强加给符确坚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彻底为他平反昭复名誉悼词称符确坚“中国共产党的好党员好干部” ,“作风正派工作积极认真负责深入细致   “团结干部和联系群众民主作风好   特别“对南京部队政治部机关建设对部队政治工作建设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他的一“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 注:据《江苏日报》1978年9月19日《“符确坚同志悼念仪式在南京隆重举行”》。】

                                                                                                                           (  )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