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民族教育发展概况

编辑日期:2011-05-31 08:05:07   

    海南的世居民族有黎族苗族回族汉族在海南教育史上,黎族、苗族、回族的少数民族教育一直人文蔚起。

 

 

一、古代民族教育

    在海南世居的少数民族中,黎族是最早接受封建文化教育回族虽居处海南沿海地带但一直恪《古兰经的规范文化生活习俗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特色,与其他穆斯林无多大差别回族虽已有了教育但属宗教性质“经堂教育”,正规的封建文化教育尚未在该族中展开。苗族在明朝万历年间(15731619)落籍海南,由于沿海平原地带和内陆的大小河流两岸被早已入居的汉族人占有中部南部山区也多被汉族地主或黎峒所囤占于是只好在高山峻岭间流徙游居过着以烧垦为兼营狩猎采集纺织蜡染等自给自足的经济生活封建文化教育尚未辐射到苗族村落因此古代海南的民族教育从某种意义来说主要是黎族地区的教育。

 ()唐代民族教育

    海南的民族教育始于唐代贞观年间(627649)。《新唐书·王义方传》记载道:“吉安介蛮夷,梗悍不驯,义方召首领选生徒为开陈经书行释奠礼清歌吹龠登降跽立,人人悦顺。”从仅有的史料看在唐代贞观年间王义方被贬到海南儋州吉安县伍吉安丞后,在吉安办起了教育,他教育的内容,包括学习儒家的经书、佛学礼仪和音乐舞蹈等。

    ()宋代民族教育

    到了宋代,宋王朝对海南的封建统治的进一步深入和巩固,海南的封建经济进一步发展随之封建文化教育始得兴盛就在宋王朝于黎族地区推行羁縻笼络政策封建统治不断深入的过程中汉族地区的官学私学开始接受黎族子弟入学把黎族教育纳入了汉族地区官学和私学的启蒙教育中。如《宋史·胡铨传》记载,绍兴十八年(1148),胡铨被贬到吉阳军,至绍兴二十六年(1156)量移衡州。乾道七年(1171),胡铨曾对宋孝宗说“臣向在岭海尝训传诸经……《崖州志卷十《宦绩二·谪宦中则详记胡铨谪居吉阳军期间“天天训传经书黎酋闻之遣子入学”。又据载在宋光宗庆元年间(11951200),琼州通判刘汉所创办的小学“附廓学”中,也欣然接收黎族学生入学。对此,庄方的《琼州通守刘公创小学记中记道刘汉创办小学之后诸郡生徒皆闻风来游“虽黎獠犷悍,亦知遣子就学,衣裳其介鳞,踵至者十余人。”

 ()元代民族教育

    至元代,海南民族教育出现了新特点,在黎族地区有了专门教育黎族子弟的学校。据《正德琼台志》记载,为了通过教化消除黎族人民的反抗斗争湖广行省于至元二十八年至元三十年(12911293)对海南黎族地区进行大征伐之后,平章阔里吉思接受了行省员外郎乌古逊泽的建议,在黎族地区设立“寨正德琼台志卷十《学校》引《平黎碑述道“至元癸巳阔里吉思还从乌古逊泽议立各寨学命儒学分掌”。可见凡被纳入元朝统治网络的黎族地区,均办起了“寨学”。“寨学”附属于儒学系统,性质当属官办启蒙教育。

    宋元之际由越南古占婆国入琼的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裔占族人即海南回族之先民主要分布在儋州琼山崖州等沿海地区据研究表明这一民族先民的教育处于以伊斯兰教文化为核心的家庭启蒙教育阶段。

    ()明代民族教育

    明代是对海南的封建统治进一步扩展和巩固的时期那时除了五指山腹地的五指山、鹦哥岭等地区的黎族,即除被称为“生“乾脚黎“遐黎尚未被纳入封建王朝的统治之外其他地区的黎族已被纳入了封建统治范围。据《广东图说》记载,明代,海南13个州县共有黎族村峒1179个,其中临高、儋州等地山区包括现在的琼中白沙昌江乐东五指山等市县交界地区的黎族村峒,约占黎族村峒总数的40%。又据海瑞的《平黎疏》所言,琼山县的清水、南岐、南坤等峒,文昌县斩脚峒乐会县的大小踢峒会同县麻白峒定安县南间峒州七坊峒洛基峒洛贺峒羌花峒万州卑纽峒黎芎峒等到了嘉靖年间(15221566)都跟本地汉族人民及其土地一样一同被纳入都图和载入鱼鳞图册“悉输赋听役与吾治百姓无异”。在明代海南的文化教育处于勃兴时期州县儒学以及社学义学等各类学校的规模和数量均超过前代在这一大背景下黎族教育进入了一个发展时期一方面各州县学校仍继续接受黎族子弟入学《丘海合集中就述及曾任宜伦县令的黎族土官符添庆带头送子孙入县学和太学读书正由于封建统治区域内的黎族人接受文化教育的人数不断增多因此黎族的文明程度也得到相应的提高。丘浚《世引堂观》中记载,这一区域内的黎族“习书旬,能正语”的人不断增多。另一方面,地方官府在黎族地区兴办起社学。见于《明史稿》记载的有:成化年间(14651487)任广东按察副使、兵备道的涂棐在成化七年(1471)视察海南,并下令对府学和州县学进行整顿扩建成化十年命海南各州县择地建立社学琼州府志》卷七《琼山县》条下记载,“水会社学,在县南三百里林湾都,万历二十八年(1600)抚黎通判吴俸建延师专训黎章并置学田”。林湾都即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黎母山镇水蕉圩(故址在今水上圩)那时属琼山县黎境正由于涂在教化方面有贡献于民《明史稿·涂中记述道“自涂修学舍崇儒术举堕兴废民黎怀其德至今黎峒称涂公。”“水会社学” 的教学,社师择“通晓经书者”担任,课程有《孝经》、《小学》、《大学》、《论语》、《孟子》以及御制大诰、本朝律令和冠、婚、丧、祭等礼节。清末时废。

至弘治正德嘉靖三朝由于黎族人民反叛封建王朝的斗争时有发生,于是琼人士大夫屡献治理之策。正德年间(15061521)杨理《上欧阳郡守四事》,“开通道路之意并提出立州立县置学置师认为“所谓一劳永逸是也”;嘉靖二十八年(1549)崖州黎族人那燕、那捧造反被镇压之后,给事中琼山人郑廷鹄上《平黎疏》,建议“多兴学宫,禁挟弓矢”,认为这是“一劳永逸之计”;嘉靖年间琼山人海瑞先后作《治黎策》、《平黎疏》、《平黎图说》、《上兵部条议七事》及《上兵备图》,其中《平黎图说》、《上兵部条议七事》中,具体提出开辟五指山十字路及设立“寨学”、“社学”教化黎民的主张。由于受时代局限,这些开明的建议均未被采纳和实施。

明代海南的回族,分布在琼山县、儋州、万州、陵水县和崖州三亚里等沿海地区。他们都在居住地建立清真寺或称“礼拜寺”,或称“佛堂寺”和“庙”。《正德琼台志》卷七《风俗》条记载:“番族……不食豕肉”,“……家不供祖先,其识番书称先生者用一小凳安置香炉一村共设佛堂一所早晚念经礼。”又《古今图书集成卷一三《职方典中记载“……

其人多方二姓不食豕肉家不供祖先共设佛堂念经礼拜《万州志《儋县志所记略同海南回族“经堂教育”应始于此时。

    苗族如前所述由于落籍后长期在高山大岭中过着流徙烧垦的生活,至今,仍元史料证明海南苗族在明代拥有学校文化教育。

    ()清代民族教育

清代海南的封建统治翻开了新的一页即经过清初的治黎平定骚乱之后,海南反清势力基本上被消灭。至康熙元年(1662)海南全境被清王朝统治经康熙雍正两朝的努力至雍正七年(1729)后,各“生黎”地区逐渐被纳入封建统治网络《皇清职贡图》四《琼州府黎人》称“各峒生黎咸愿入版图”。据道《琼州府志卷十《户口统计自雍正八年(1730)至雍正十年(1732),归化附入版图的黎人共4410丁口经嘉庆至道光年间琼州府几乎所有黎族地区都被划入清朝统治的范围,附籍黎人丁口约20万。随着清朝封建统治的进一步深入,除“合亩制”地区之外,其余的黎族地区均已封建黎族教育也得到进一步发展据有关方志记载明代在黎母山腹地设立的“水会社学”至清代仍得以沿办。在清朝势力进人海南之初水会社学一度改“琼山城南社学”,至康熙二十八年(1689),由于水会所改为“水尾营”,故又改称为“水尾营社学”。至雍正年间清朝统治者不断加强对黎族的教化王杰等所纂的《钦定学政全书》卷六十四记载,清政府下令州县学校“听黎族子弟之俊秀者入读书训以官音教以礼仪为文字”。至乾隆前期清政府令各地兴办社学并要“择师教诲“能通文义者许应试”。估计就在这时黎族地区出现许多义学黎族地区的义学属地方政府出资设立供黎族子弟免费就读的学校,一般招收15岁以下的黎族儿童;教学内容首先是识字在识字的基础上教《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然后再教《大《中庸《论语《孟子四书教学方是单一的教读法教学中还教习书作对作文等义学学业完成之后可进入府州县学继续学习以备科举黎族子弟赴州府应试其卷皮上“民童二字以备关照《汉黎舆情载崖州每年录取名额为6名,感恩县录取名额3名。据《高宗纯皇帝实录》卷三百四十九记载,至乾隆后期,两广总督硕色曾上奏:“黎学虽有馆师,黎童甚属寥之,且语音各别,教无所概裁额支馆师修补银仍归原款充公。”即认为黎族子弟入义学接受教育者甚少达不到预期目的要求裁撤并冻结办经费可见这些黎族义学办学成绩非但不大而且有所退步甚至于形同虚设。

二、近代民族教育

    ()冯子材“抚黎”期间举办的教育

清光绪十一年(1885)冬,黄邹强在临高、儋县一带发2000名汉黎农民起义,很快就占领了定安、澄迈和感恩3的许多圩镇清朝大为震惊两广总督张之洞急令广西提督廉防务提督冯子材带兵前来镇压《清史稿·冯子材传中记道:冯子材于“(光绪)十三年,讨平琼州黎匪,降敕褒嘉”。在镇压此次汉黎人民的起义斗争之后,为了消除黎族人民的反抗,冯子材继承了明代人的“治黎”主张,提出“据其心腹,通其险阻,令其向化”的“治黎”方针,同时仿照海瑞等人提“开通黎峒十字路之议”,制定《抚黎章程十二条》,付诸实施《抚黎章程十二条中包括设“治黎机构“开十字大路”,在五指山腹地水满峒太平峒岭门以及各峒口设集市在水满峒等地设立义学延师教授黎人子弟学习汉语文化,鼓励垦荒发展生产,并派员探矿,以及移风易俗等。该《章程中要“每数村仿内地设一义学延师塾师学习汉语汉文宣讲圣谕广训此需经费就地筹办令在籍绅士总兵林宜华副将符鸿升等分遣通晓黎语团绅经历各峒剀切宜谕”。

    冯子材督办全琼军“抚黎期间在海南黎族地区办起了学校冯子材在太平峒(今陵水黎族自治县吊罗山乡)水满(今五指山市水满乡)等地设立义学馆“冯公学馆”;《汉黎舆情记载冯子“抚黎期间曾“崖感两属民设立蒙“崖州是中学“感恩乃是下学《保亭县志》记载,冯子材在保亭县道突村办起了道突小学。

    《汉黎舆情冯子“抚黎期间所创办的这些学校的教师均系汉人先生少数是由上面分派下来的当时被分派到崖州感恩两地的教师就“文师二十名武师五名”,“值日共膳系各民丁自备惟修金一项则由地方官发给将防黎经费支销尚有不敷另行筹款”。《经世文续编卷七《兵政》之《会奏黎匪剿抚事宜疏述道这些学校所需经费均就地筹措或来自祠堂庙宇地租收入或由延请者自付不足部分由官府垫付这些学校的学生或十人八人或十几人不所学内容“汉语汉文”及“圣谕广训”,而一般教《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及四书五经等学制均不固定,时办时停。

    在冯子“抚黎的影响之下此后黎族人自办学校日渐形成风气。兴隆黎团总长钟启桢(钟奇曾)在兴隆市创办了四黎学校招收黎族苗族青少年入学这是黎族人最早的自办学校。这所学校一直延续到民国5(1916)。又据《琼中文记载时属白沙县的琼中县境内不少黎苗村寨都办过私塾,如较早办私塾的有什模村的王轩炳、王林光、王家南3后来毛塔村方也村方响村毛纳村牙排村也办起学塾师多是外来的汉族先生每家私塾人学者210人不等教学内容在启蒙阶段《百家姓《三字经《朱子治家格言》等,且以识字为主,辅学珠算,一般农家子弟读完这一阶段后就辍学了。在完成启蒙阶段后续学的,则读《千字文》、《唐诗三百《古文观止《幼学琼林《左传》、四书五经等教法基本上是教师读讲学生背诵不能背诵者轻受斥责,重则受打罚。

冯子材“抚黎”的实质,完全是为了强化黎族地区的封建统治但客观上促进了黎族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据陈献荣《琼崖》记道:“清光绪二十九年癸卯(1903),时岑春煊督粤曾为黎人特设学额两名取入黎族生员两人二名王义(按又名王维昌),一名黄云珍,皆系陵水县黎峒(按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后王义任陵水陵属团总长,黄云珍任黎地学务委员会会长。”

()清末民初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

    光绪二十九年(1903),清政府颁布《癸卯学制》并改革教育行政机构当年清政府设立两广学务处各厅州县设立学务公所。光绪三十一年(1905),袁世凯等奏请停止科举,8清政府正式宣布废科举办学校此后各地书院纷纷改为学堂同时涌现出新的小学中学校在这一教育背景下黎族地区也出现许多新的学堂在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境内岭门墟办起了蒙学1所,有蒙师3人,蒙生70余人;修业4年,课程有修身、字课、读经、史学、舆地、算学、体操等。民国9(1920)废。在陵水,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陵水县顺湖书院改名为顺湖高等学堂每年向县内招收3个班学生各班学生人均为50人,以黎族学生为主,聘请张先生为该校校长,同时还在保亭第七区设置分校招收本地黎族学生学制为4课程有国文算术史学体操唱歌理化等教学经费主要从原县书院学款划拨使用。光绪末年(1908),保亭营抚黎局总管王维昌王勋和陵水县黎亭峒黄国仁大艾峒主马大阮花丛峒主谭家昌等人在陵水县城张拱的庄馆创办同仁学堂这所学校学制为8年,均招收黎、汉少年入学,其中黎族学生占60%以上陵保地区的黎族民主革命志士黄振士黄家连黄其王世清郑家齐李茂昌等少年时均在这所学堂读过书保亭黎族上层人物王昭夷(王维昌之子)、国民党保亭县副县长王信飞等,也曾在这所学堂读过书。在保亭县,光绪三十一年(1905),保城地区总管左有文同王维昌在保城道隆村办起宝停小学,不久,由于学校所在地的环境条件欠佳,教师经常生病,影响教学,他们就将学校迁至保亭营(今保亭县城)。几乎与此同时,王维昌又在家乡什聘村办起什聘小学。又据陈铭枢《海南岛志》第十章《小学教育》记载,至宣统元年(1909),陵水县保亭第七区办起第九初级国民小学。在崖州,据《崖州志》记载:“光绪三十四年(1908),知州冯如衡详请设立时雍学堂以教育黎童。”《三亚文史第一辑所载蔡《冯如衡与黎族时雍学堂一文记道“知州冯如衡还布告诸黎峒催促黎童入学以教之使其能言识字并规定黎童入学所需之费概由官府垫付。”为了更有效地教化黎童冯如衡还精心制定了时雍学堂的教学宗旨,要求从学者“先立品行,次及文化,以忠于上,以孝于亲;里因仁美、邻以德熏;行不履邪,言不涉妄”。同时,他还为时雍学堂拟定校训,内容包括“学生应志于学尊敬先生忠厚正直和利国爱民等”,此外还规定,“每星期一召集学生宣读,令其恭听”。

    民国后,孙中山任蔡元培为教育总长,颁发《普通教育暂行办》,对教育进行改革宣布学堂改为学校禁止使用旧教材在民国初年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推动下黎族地区的教育又有了新的发展。民国2(1913),陵水县政府在大旗(属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设立第七区第十初级国民学校。民国3

(1914)时属感恩县的今东方市境内的黎峒罗旺、西方办起小学。民国4(1915),在时属陵水县,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境内,保亭黎族上层人物王维昌又在志玛圩(今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南圣镇)创办一所新式学校——志玛学校,免费招收黎族学生40多名入学。王维昌可谓是黎族人士中办学校最多的人士这所学校多聘请汉人执教初期聘教师2学生增多后又择优录用4名教师。民国6(1917),王维昌被奸商杀其儿子王昭夷继续办学后学校被烧王昭夷遂将学校迁至南圣村这时学生人数已增至100多人日本军队侵琼时该校被迫停办。民国34(1945)日本投降后,王信飞、王昭信(王昭夷堂弟)吴觉群(王昭夷遗孀)等又重新筹办,但又遭受破坏,使得延续了40多年的志玛学校无法恢复。

三、现代民族教育

民国8(1919),中国的民主革命从旧民主主义革命阶段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中国现代史也自此开端海南的民族教育随之揭开新的一页。

    ()国共合作时期的民族教育

    1.“五四”至国共合作时期国民政府及少数民族上层创办的教育

   “五四”时期和国共合作时期,整个海南的教育得到进一步发展民族教育也相应得到了发展除了光绪年间和民国初期创办的学校继续沿办之外,这一时期又办起了新的学校。据《保亭县志·教育·小学教育》所列的表格记载,该县境内这一时期办起来的小学校有3一是加茂六底子小学半弓人黄邦喜创办二是加茂南田小学半弓人黄那长创办三是加茂什龙小学,国民党团董外号叫长办公的创办。据《海南岛志》记载:“崖县黎境极广近为提倡黎人教育起见曾设黎民教育养成所一班,修业期间3个月,由县长、教育局长及其他机关职员,分各科教授各生毕业后拟即分派往附近黎村开设小学以教育黎人子弟现正在筹划进行当能收相当效果也。”可见县于民国19(1930)前,曾一度创办过黎民教育养成所,以推动崖县黎族地区的小学教育。

    20世纪的民族资料反映,海南回族的聚居地崖县羊栏乡(今三亚市凤凰镇)回辉村,于民国15(1926)间办起了初级小学当时命名为回辉村初级小学这是见于记载的海南回族历史上最早的正规学校。

    2.国民革命时期琼崖共产党的民族教育

    民国13(1924),国共实现第一次合作。同年2月,中共琼崖地委就在琼东县的嘉积办起了农工职业学校。民国15 (1926),该校改名为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并增设军事班,培训从各县选送来的农运骨干。所开设的课程有政治、军事2门。陵水县委书记黄振士(黎族)从本县各区、乡选派多名优秀黎族青年骨干到该校参加学习。

    民国15(1926)9月,黄振士、陈贵清等共产党员主持在陵城琼山会馆创办陵水农民训练所所长由陈哲夫担任秀任军事教官黄振士陈贵清兼政治教员从仲恺农工学校成归来的本县学员王庆琮周文朝陈敦朝等担任专职教员农民训练所共开设2个教学班,学员共57人,其中黎族学员30人。开设的课程有党义、政治、军事3门。党义课主要讲授中山的新三民主义政治课主要学“三民主义”、马列主义的一般常识和十月革命基本经验农民运动有关内容等军事课要进行队列瞄准射击操练此外还教唱革命歌曲曲目有《国际歌《沙基惨案歌《国民革命歌《打倒帝国主义歌》、《工农兵之歌》。

    至民国16(1927)国共合作破裂以后,陵水农民训练所停办。嘉积仲恺农工学校和陵水农民训练所所培养的黎族学日后均成为海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农运骨干直接推动着黎族地区农民运动的深入开展。

3.基督教会在黎族、苗族地区创办的教育

   基督教传入海南岛的时间,最早可追溯到明崇祯五年(1632)这一年基督教徒进入琼山传教,琼山首先成为传教区。至崇祯九年(1636),海南形成琼山、定安、仙沟、龙门4个教区。至晚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基督教徒开始进入五指山区活动,民国4(1915),基督教传入了五指山山麓万泉河上游的南茂乡一带苗族聚居区。民国9(1920),基督教嘉积教区在南茂水竹村设初等福音学堂这是海南少数民族地区第一所教会学校当时这所教会学校配教员3招收学生50人,分两个教学班,星期一至星期六上课,星期天“做礼拜”。至民12(1923),新村、白水岭、露平、加略、黄羌田5个苗村,各办起一所福音学堂,设教员12人,学生2040不等。民国15(1926),嘉积英国基督教会势力扩展至保亭,在保亭设立简易小学一所。

教会学校的教育,包括教义教学和文化教学两部分,且以教义教学为主文化课是为了教义教学服务的文化教学主要设置修身识字算术体育唱歌等课程所使用的教材除了教义之外还有普通初级小学课程所使用的相关教材教会教学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文化启蒙的作用,但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奴化教育,弱化了民族意识。日本军队侵琼后,这些教会学校均被迫停办。

    ()国民党统治、琼崖共产党进行土地革命时期的民族教育

     1.陈汉光“抚黎”时期的民族教育

    自民国16(1927)“四一二”国民党政变之后,国民党当局在进行“军事围剿”的同时,又进行反革命“文化匿查禁进步书刊捕杀进步知识分子和革命师生使黎汉土也区的教育事业遭受空前浩劫。

    至陈汉光督琼期间,国民党统治区内又兴办起一些黎族学校。19327月,正当国民党对共产党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围剿广东军阀陈济棠命陈汉光为琼崖驻防军旅长率所3000多人入驻海南。主要任务除了占据海南之外,同时对中共琼崖各革命根据地和红军进行大规模“围剿”,当时号称为“剿匪”。

    陈汉光踏上海南岛后就加紧布防“军事政治并重剿抚兼施”的方针,派重兵从北到南开展大规模的“围剿”。

    陈汉光为了更有效地“围剿”共产党,割断黎族人民与琼崖共产党的血肉联系,以达到孤立和全部扑灭琼崖共产党的目的。在进行大规模“围剿”的同时,设立琼崖抚黎专员公署,进行所谓的“抚黎”。“抚黎”计划包括立县、划界、恢复总管制、恢复抚黎制、建筑公路、建立学校、教授手工、设立合作社、教授种植、设立治疗所、改良风俗、化黎宣传、明定法律、教授国语、黎汉通婚、勉励从军等14项。陈汉光“抚黎”的实际目的,是在黎族地区建立起国民党的政治统治。陈汉光“抚黎”计划中的办学计划,据《保亭县志·教育》中转引记述道:“每抚黎局附设一所学校,各峒自行设立学校,经费由政府补助,所设学校以适应黎情为主。”198612月出版的《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概况中记载“招生采取抽丁的方式向各村寨摊派名额强拉黎族苗族子女‘学差’。”据考证虽名为办学,但有些学校实际上是将原办的私塾改名而成的。据《保亭文史》第八辑中记载,陈汉光当时在保亭所办的学校有番文小学。该校原本是村中程、张两大姓于光绪末年办起来的一所私塾,陈汉光“抚黎”期间就将其改成小学,校董是该村的程有贵,第一任校长是什炳村的梁才卿,教师是陵水人李文才,时有学生40人,入学时每人交30谷子作为学费。日本侵琼时一度停办,日本投降后复办。民国37(1948)保亭解放后办起了保亭小学,番文小学遂停办。陈汉光“抚黎”的当年,在地处五指山腹地的水满乡、牙排村办起小学。水满乡小学原是一间私塾,陈汉光“抚黎”期间将该校改名为水满乡第一光化小学(又名为公馆圩小学),校董是水满人王家兴,第一任校长是屯昌人苏志山,时有学生4050人,学校无固定学制,教材以国文为主,办学的各项经费由国民党乡政府从黎族人民所交纳的苛捐杂税中支付。民国26(1937 )后由定安人钟周继为校长,民国28(1939)湾岭人符昌柏继任校长。日本侵琼时学校停办,解放后复办。牙排村小学原来也是一所私塾,陈汉光改为水满光化第二小学,又名为水满下峒光化小学,第一任校董是五指山地区的大土豪、水满峒剿共先锋队队长王鸿章,至民国28(1939)该校停办。陈汉光还选派了200名黎族、苗族青年到广州燕塘军校“化育班”学习。这些人归来后,不少人成为国民党在黎族地区的政军基层人员。

在陈汉光“抚黎”期间实施所谓的“开化”之后,黎族腹地地区曾一度兴起办学之风。在保亭县,从民国24(1935)至日本侵琼初期,保亭地区黎族上层人物先后主持办起了8间小学校每间小学有30人至50人的规模教师以聘请外地汉人为主,同时也任用本地识字的黎人。教师酬金及办学经费来源有4种渠道:一是各甲抽出祖公田收入支付;二是各甲从按民户人数定量征收的税收中支付:三是家长交纳学费;四是当地政府给予少量济助。据《保亭县志》记载,自民24(1935)至日本侵琼期间创办了8间小学,一是南跃小学,民国24(1935)国民党团董林大贵在什玲创办,共有班级2个,教师1人,学生60人;二是大本小学,同年国民党团董黄家和在响水大本村创办,设班级3个,教师3人,学生80人;三是合口小学,民国25(1936)国民党团董陈其明在局南村创办,设班级3个,教师3人,学生50人:四是毛介小学,民国25(1936)黎族头人王照夷在保城毛介村创办,设班级3个,教师3人,学生130人:五是南门小学,民国25(1936)加茂人黄金清在加茂南门创;六是六九小学,民国26(1937)林尤刚在六弓创办,仅有1班级,教师1人,学生35人;七是毛感小学,民国(1937)国民党乡长王仁忠在毛感什市村创办,设班3个,有教师3人,学生100人;八是陆南小学,民国26(1937)陈明英在什玲水尾村创办,设班级2个,有教2人,学生60人。民国25(1936)乐东建县之后,第一任县长尹耀辰即着手兴办学校,所属的三星十二条村,四星三十六峒,基本上都设有初级小学校,而且均由县里委任校长兼教员,负责教学和管理,工资由省拨给,每人每年270(毫银);学生不收学费,课本由省颁发,乡村和学生没有什么负担,唯一要求儿童入学读书就行。民国27(1938)王鸣亚接任为乐东县县长之后,着手设立乐东中心小学作为一县的示范学校,委任孙家书当校长兼教员。后来王鸣亚在乐东中心小学召开全县教育工作人员会议,并制订文件下发各校强调执行。

    2.琼崖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时期创办的民族教育

    民国16(1927)“四一二”国民党政变后,琼崖共产党在琼东乐会的主要干部和农运骨干撤入万宁六连岭等山区并先后在万及上堂加峒等地办起了7间学校一边教黎族群众识字,一边开展土地革命斗争。自民国16(1927)711月.黄振士带领新成立的陵水县委及其武装力量连续3

进攻陵水县城1125日占领了县城当天东路工农军总指挥徐成章率领所部3个连和一批党政干部进入陵城协助成立陵水县苏维埃政府并在陵城圣殿创办工农军干部学校黄埔军校毕业生游济担任该校校长并从部队中抽调排长王学志王学伟和班长黎光昌等协助进行军事训练。其他教员有冯健农、孙达天亭等陈垂赋徐成章刘明夏黄振士许邦鸿王家秀王业熹等也常来授课该校开始只训练陵水县农军骨干后来扩大到训练全琼各地派来的军事干部这所工农干部学校先后共培养出军事骨干200余人。

3.基督教会在少数民族地区创办的教育

    这一时期,基督教会为了传教的需要,仍在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创造条件办教育。嘉积英国基督教会自民国15(1926) 在保亭设立简易小学后,又于民国19(1930)陆续在保亭境内的什茂、毛域村创立教堂,并办起了经文班,有教员12 人,学生2040人不等。

()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教育

    日本侵琼后,各地学校因时局纷扰或因日本军队侵扰而相继停办民族教育无论是黎族教育苗族教育或回族教育均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日本侵略军为了在三亚修建飞机场强行迫使居住在三亚里的回民迁至羊栏,创办于民国15(1926) 的回辉村初级小学的校舍被拆毁抗战展开后国共两党不同程度因陋就简地恢复控制区内的教育民族教育也顽强地发展着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部、琼崖专员公署和白沙、保亭、乐东3县联络所及儋县、临高、感恩等8个流亡县政府就退缩挤塞到五指山腹地白沙县境内这里成了国民党抗日的后方为了继续办学定安中学先后迁入良善乡海公岭麓的白鹤村乌坡乡南东村白沙县下水岗保亭县雷公岭保亭乘坡等地。至民国31(1942),退入白沙县境内的国民党在思河上乡红毛上乡加钗乡堑队乡和北大乡加朝岭脚等地办起了6所小学校。民国33(1944)春,琼崖当局经广东省教育厅同意在白沙县小水罗任村守备二团驻防地设琼西中学同年春崖县政府在千家老苏田设立老苏田中学这些山区复办、创办的学校,基本上是以招收随迁子女入学为主但从有关记载来看有些学校也招收少数黎族子弟读书此间也有个别国民党地方政府或地方官员在黎族腹地乡村因陋就简创办小学校。民国29(1940),国民党乡长黄仁忠在毛感南春村创办南春小学,设班级2个,有教师2人,学生50人;国民党地方政府在畅好保国村创办保国小学有教师1学生15人。民国31(1942),什玲团董黄仁生在什玲平土村创办平土小学,有4个班,教师6人,学生130人。

    抗战期间迁入山区或在山区复办创办的国民学校在课程开设上初小开设国文算术常识3门主科高小设国文算术自然地理历史5门主科除此还开设德育唱歌劳作体育军事课德育课主要讲授礼耻四维音乐课教唱抗战歌曲中学校如老苏田中学开设语文英语化学物理等课程此外仍然伸“三民主义教育大义奉行国民党教育宗旨和实施方针实行国民党的战时黎族村寨的小学校则主要开设国文算术常识3门主在教学上爱国教师除了传授知识之外还向学生灌输和宣抗战的道理弘扬民族精神鼓励学生同仇敌忾报效祖国文化课教材仍使用战前国民党教育部编印的课本。

    ()解放战争时期的民族教育

    1.国统区的民族教育

    解放战争时期琼崖国民党的统治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加上国民党的统治十分腐败所以国统区内的民族教育并无大的发展,甚至呈萎缩之势。据陈植《海南岛新志》记载,民国35(1946),地处海南民族地区的陵水、崖县、感恩、昌江、白沙、乐东、保亭等县,共有小学225所,学生914170人;中学2所,学生247人;其他学校4所,学生76人。其实这一统数字中包括了崖县感恩昌江乐东陵水等县的汉族地区的教育据统计至解放前夕黎族地区的教育呈萎缩之势共有小学校79所,在校学生不足5000人。

2.琼崖共产党民主政府创办的民族教育

    这一时期琼崖共产党创办的民族教育,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少数民族腹地地区创办以培养干部为目的的学校一方面在民主政府控制区内复办或创办一些小学校。

这一时期琼崖共产党人所创办的干部学校有3所:一是中共琼崖特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创办的琼崖公学二是中共琼崖区委和琼崖临时民主政府创办的琼崖妇女学校三是琼崖纵队司令部创办的军政干部学校。琼崖公学的前身是琼崖抗日公学,民国19(1940)于美合根据地创办,“美合事变”后停办。民34(1945)9月初曾在白沙县阜龙乡复办,内战爆发学校又被迫停办直至琼崖共产党解放白沙保亭乐东创建五指山解放区后,该校又于民国37(1948)底在番阳乡复办复办后学校始更名为琼崖公学在教学上设置高级班1个、中级班4个、儿童班1个,共有学340人,女生22人。19499月,又设师资、新中两个班,共有学员200余人。师资班学员依时毕业并分赴白沙乐东琼中保亭等县从事教学工作新中班学员则随迁海口毕业后分配工作琼崖妇女学校,是民国37(1948)5月中共琼崖区委和琼崖临时民主政府在乐东县番阳乡创办的这是一所培养区乡一级妇女干部的学校。全校干部及教职员8,学员约100人,开设的课程有政治工作语文算术地理卫生常识等教学中以文化课为重点,特别是以语文、算术等为重点,学制12年,学员主要来自部队选送的战士其次有医护人员炊事员政工和勤杂人员地下交通员黎族干部等该校除了教学之外还重视勤工俭学和劳动教育有计划组织学员开荒种菜饲养家禽家畜做到蔬菜自给和肉类半自给。19492月,该校迁往新民(屯昌县境),并扩大办学规模,学员人数增至200多人;同年7月,国民党军大举进攻,学校带领学员撤进大山与敌人周旋:9 月,迁至万宁县北大乡;1950年海南解放后学校停办。军政干部学校,是19491月琼崖纵队司令部在营根十五军(今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红岛牧场)创办,学员共300人。由于这3所干部学校都在少数民族腹地地区创办不仅直接为少数民族地区培养许多革命干部同时也对少数民族腹地地区的教育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这一时期,琼崖共产党成立的民主政府先后在白沙、琼中、保亭3县复办或创办一些中小学校。在白沙县,县民主政府在境内的什空(一说和荣)、什运、毛贵、毛栈、元门等村寨办起5所小学,教员11人,学生264人;在琼中县境,民国37(1948)3月琼中置县后,民主政府在今琼中境内的中平乡高岩村和营根、新市、南平、水满乡(满乡今属五指山市)等地,陆续办起19所小学,至解放初,琼中境内所复办的学校达25所,学生人数达1366人。在保亭县,民主政府在境内创办镇南小学,并陆续复办一些小学校,至解放初,全县有小学18所,教职工95人,学生3320人。在陵水县,解放战争期间,民主政府在陵水县南桥乡大坡村创办小学1。昌感县民主政府在境内接管水头、感恩两中学。乐东县民主政府创办万步村小学。

    现代海南的民族教育是在动荡的局势中进行的真可谓举步维艰,因此,少数民族人民受教育的比例实际上是很低的。

四、海南解放后的民族教育

195051日,海南岛解放。4月,广东省人民政府海南行政公署成立;195271日,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海南的民族教育也揭开了新时代的篇章。

()人民政府对民族教育的管理和扶持

    1.人民政府对民族教育的管理

    海南解放后,海南军政委员会立即对海南实行军事管制。同着手办理接管包括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在内的各类学校这一工作直至1952年底才基本完成。

    为了加强对民族教育的管理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后,就依据19519月第一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通过的《关于加强少数民族教育工作的指示《关于建立少数民族教育机构的决定》等文件精神,在自治区政府一级机关设立文化教育管理机构——文教处配置正副处长科员办事员在辖下各县相应设立文教科配置正副科长科员办事员在县下的各行政区配备1名文教助理员,具体负责区内的文教事业。至1957年,各县文教科设教研组。据考证,少数民族地区所设立的教育管理机构与汉族地区并无多大差异。

    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后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实行的新学制新教学计划设置的新课程和采用的新教科书汉族地区无异。根据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于195110月颁布的《关于改革学制的决定》,进一步加大改革旧式教育的力度。1953年,又根据教育部当年9月颁布的《试行小学(四二制) 教学计划(草案)精神改革学制规定各小学一律实“四二 制”(即初小四年、高小二年)和统一课时课程。小学6年总课时定为5928课时。其中,初小每周26课时,高小每周28课时。初小设语文、算术、体育、图画、音乐、手工、劳动等7门课程,高小设语文、算术、历史、地理、自然、体育、图画、音乐、手工、劳动等10门课程。中学学制确定为6年,其中初中3年,高中3年;初中的课程设置比高小增加政治、动物、生理卫生几何等课程高中设政治语文代数三角几何化学动物植物地理历史生理卫生体育音乐图画等15门课程。各级各类学校均使用统编教材。

    在中小学校的管理体制上,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民政府贯彻教育部颁发的《中小学暂行规程(草案)》精神,实行校长负责制强调各中小学校贯彻落实国家的办学方针和民族政策强调在教学方法上采取启发式教学严禁斥责处罚学生强调学校和教师加强村访家访密切教职工和群众的关系鼓励少数民族地区的教师加强学习黎族、苗族语言,上课时辅以解释。

    在办学上,1953年,起海南少数民族地区贯彻中央提出的“整顿巩固重点发展提高质量稳步前进的方针对教育进行整顿合并学生人数不足的班级加强党对学校的领导改学校的混乱现象。1955年,小学开始执行教育部制定的《小学生守则》,改进学校各项工作使教育得到巩固发展19561957年,学校贯彻国家“加强发展,提高质量,全面规划,加强领导”的办学方针,各地把发展全日制小学教育作为重点。1958年,贯彻落实党的“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教育方针,各地学校开始实行大办工厂、农大力开展勤工俭学发展耕读小学农村小学下放到公社管理,相当一部分小学改为半日制学校,文化课教学大大削弱。

    经过19611962年的“调整”,各地小学又大抓“双基”教学。1965年后,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内各县按国家规定,在公社一级设立学区管理小学,又促进了小学教育的迅速发展。

2.人民政府发展民族教育的扶持政策及措施

    为了发展海南少数民族地区教育,海南地方人民政府对少数民族人民实行优惠扶持政策。

    一是着力解决落实发展民族教育的经费。海南解放后,广东省和海南地方人民政府就不断采取措施解决民族地区教育经费问题。海南解放初期,各县学校教育经费均由民众自筹,不足部分由政府补助。19515月,海南军政委员会就曾拨款4000万元(第一套人民币)补助乐东、保亭、白沙等黎族苗族聚居区的教育经费。此外,国家还拨专款作为各县县城学校的教育经费。从19525月至1953年问,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贯彻广东省19525月颁发的《关于整顿地方财政统筹乡村小学经费以发展乡村文教事业的决定》精神,将乡村小学教育经费列入()镇地方财政预算。从1953年起,县市区立普通中学、师范学校、小学及乡村小学的经费均列入省财政内,由行署掌握转发或分配。至1963年,广东省教育厅、财政厅又从城市工商税附加和农业税附加中安排一定数额,作为民办学校经费及公办小学校舍修缮、课堂桌椅补充购置补助。国家和海南地方人民政府这一系列有关教育经费的解决措施,确保了海南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发展所需的经费,大大地促进了海南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16年间,部分县的教育经费见表9—1—1

部分民族县教育经费情况一览表

911                               (单位:万元)

 

县份

经费

年代

 

 

保亭

 

 

 

白沙

 

 

 

琼中

 

 

 

东方

 

 

 

崖县

 

 

 

乐东

 

1952

 

7.0

0.3

 

 

 

1953

27.2422

7.79

7.8

16.5088

33.83

 

1954

 

12.6

14.7

 

 

 

 

 

续表

 

县份

经费

年代

 

 

保亭

 

 

 

白沙

 

 

 

琼中

 

 

 

东方

 

 

 

崖县

 

 

 

乐东

 

1955

 

 

12.2

 

 

 

1956

 

 

13.2

 

 

 

1957

 

 

23.4

 

 

 

1958

 

 

16.4

37.0861

101.8

 

1959

 

 

46.6

 

 

 

1960

 

 

38.7

103.2208(大县)

82.8

 

1961

 

 

34.7

 

 

 

1962

 

 

390

51.8093

 

68.25

1963

 

 

36.3

 

 

68.25

1964

 

 

44.5

 

 

85.89

1965

 

 

40.0

59.7761

 

89.97

1966

 

 

46.8

 

 

93.77

 

    二是根据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困难的实情,人民政府从19529月起,对黎族苗族学生实行免费教育,并发放助学金。据《琼中教育史》记载,琼中县这一年,规定给予少数民族学生免收学杂费“每年拨出助学金和书册费13万元帮助学生解决困难”。1963年,广东省教育厅根据少数民族地区学生家庭经济困难的特殊情况,发出《关于少数民族教育工作几个问题的通知》,规定适当放宽少数民族学生助学金的发放面:享受助学金的比例,初中从10%增至25%,高中从20%增至40%;助学金标准是初中每人每月5元,高中每人每月6元。

    三是针对大多数少数民族青少年过去没有机会接受文化教育的情况规定放宽入学年龄和录取标准少数民族学生入学年龄放宽3~岁,入学录取分数线也相应降低,使更多的少数民族学生有机会进入高中学校学习。

四是针对黎族、苗族人民居住在山区,村落分散,交通困上学不便等情况不断增设教学点让更多的黎族苗族学生就近上学。

五是不断派遣文教工作组到少数民族地区帮助少数民族人民建设学校,发展教育。据《白沙县志》记载,19523月,海南文教处组织少数民族文教工作组6深入到白沙县发动群众义务建设学校。

    3.师资队伍建设

    加强少数民族地区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是大力发展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关键环节为此海南地方人民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在接管和改造旧式学校的过程中,加强对旧式学校师资队伍的改造据各县志书记载当时除了个别有问题和业务上不称职而被开除外大多数旧式学校的教师通过改造后均留任并依期转为公办教师。在琼中县,1952年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的人数就有31人,其中有本地籍的黎族民师。

    其次,广东省和海南地方人民政府不断分配大中专毕业生到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各级各类学校任教。据统计,19528月广东省从南方大学海南分校教师训练班中调派到自治区各学校任的小学教师有317其中被分配到保亭白沙两县任教的分别是25人,分配到琼中县任教的是33人。至19537月,广东省政府又从琼山文昌儋县万宁琼东等县普通师范学校和初级师范学校中,抽调262名毕业生到自治区工作。其中53分配到琼中县当小学教师,同年年底,琼中全县教职工人数增至105人。1956年,海南师专首届学生学成毕业,其中一部分被分配到自治州的保亭等少数民族县任教此后还有华南师院琼台师范学校和其他院校毕业生分配到自治州各地任教

    再次,从1952年起,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从当地或汉区各县吸收了一部分优秀中学生和知识青年当教师以充实教师队伍。保亭县于1961年首次任用当地高中、初中毕业生当民师的达29人。1955年间,陵水县教育部门除了吸收一批农村知识青年出任教师外又招聘个别有教学能力的知识青年当教师。

    第四为了适应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的需要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于19543月在通什镇(今五指山市)创办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初级师范学校自治区主席王国兴出任名誉校长副主席王玉锦出任副校长这一年该校于春秋两季各1个初师班,学生108人,其中黎族学生101人,回族学生7 1955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更名为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该校也随之更名为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师范学校。至1957年,该校第一届初师班92人学成毕业被分配到州内各县学校任教自此,黎族、苗族、回族人民有了本民族科班出身的教师。

    此外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内各县又根据本县教育需求陋就简地创办起初级师范学校和师资培训班。1959年,琼中县创办师范学校,校址在乘坡镇,始招初2个班,学生99人,教职工4另外该县师范学校设立函授部举办师资培训班1期,学员20人。该校于19609月迁至营根,招收初2班,学生79人;中师1个班,学生25人。专职教师12人,校长先后由符策炎、陈自容担任(陈自容为兼职)19637月停办。1962年间,陵水县为了解决小学所需师资,于陵水县初级中学(按:1954年前是陵水县简易师范)举办了为期3个月的教师培训班学生主要是招收高考落选生中成绩优秀者另外有小学教师64人。

    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和境内各县人民政府这一系列加强师资队伍建设的措施促使少数民族地区师资队伍不断得到充实和加强,为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4.民族幼儿教育的初步发展

    在海南少数民族聚居区内,除了昌江县、陵水县等少数地区在民国时期已开始了幼儿教育之外其他各县真正意义上的幼儿教育均起步于解放后。

    解放后幼儿教育起步最早的是昌江县。1950年,该县在县城北黎镇(今东方市北黎村)办有简易幼儿园1所。继后,在乡村中创办托儿所67个。保亭、白沙、琼中、东方、乐东等县的幼儿教育均始于1956年间。1956年秋,保亭县文教科创办本县第一所幼儿园,主要招收县机关干部、职工子女,设中班120人,大班116人,教养员2人。195610月,白沙县创办县幼儿园,设2个班,招收幼儿35名,有幼师3人。19569月,琼中县在县城乘坡创办机关幼儿园1所,开设混合班1个,入园幼儿15人,多系县城机关干部职工的子女,教养员1人。1956年,乐东县在县城创办公办幼儿园1所,1956年仅有20多名幼儿入学;东方县创办幼儿园(当时称幼稚园)1所,地址在新街,有1个班,24人,园长及保育员共5人。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以后,幼儿教育随之大发展。虽然在1959年至1962年三年困难时期,各地幼儿园相继停办。但至1963年经济有了好转后,各地又复办一些幼儿园,并按广东省教育厅1960年发布的《幼儿园各科试行教学大纲》实施教育,1965年到1966年间,各地幼儿教育又有了新的发展。幼儿教育步入正规发展轨道。

    昌江县,1958年幼儿园发展至166,入园幼儿2389人,幼师190人;1959年发展至218所,园幼儿15960人,占儿童总数的92%;1960年至1961年国民经济困难,幼儿园相继停1963年该县才在石碌镇复办机关幼儿园1园幼儿50人,有教养员3人。1958年,东方、昌感、白沙3县合并为东方县(大县)大县境内各社队普遍办起幼儿园据统计县境内幼儿园共有42个班,幼儿876人,教职工152人。其中县城幼儿园有3个班,入园幼儿63人,教职工8人。

    保亭县,1958年幼儿园(托儿所)发展至13所,在园()幼儿1634人,教职工73人,其中教养员63人。由于三年困难时期影响1961年幼儿园减少到5仅有12个班在园()幼儿224人,教职24人,其中幼师、保育员23人;1963年,部分幼儿园复办,全县共有幼儿园(托儿所)12所,共有28个班,在园()幼儿763人;1966年全县幼儿园、托儿所增加至23所,共有57个班,在园()幼儿达1593人,教职工111人。

    琼中县,1958年幼儿园发展至16所,入园幼儿7422人,占全县幼儿总数的80其中较为正规的幼儿园有9幼儿1132人。至1960年整顿以后,全县仅存幼儿园10所,其中县办1社办4国营农场5其余均改为托儿所10所幼儿园共有教职工18入园幼儿469分设14个班1965年再次整顿全县仅存县城幼儿园1所和国营农场幼儿园4 共有13个班入园幼儿283教职工25自此该县的幼儿教育步正常发展轨道。

    崖县的幼儿教育始于195819589月创办崖县幼儿园(三亚市幼儿园前身)招生82有幼师4当年该县各社队普遍办起幼儿园。

    陵水县1958年创办起第一所幼儿园园址在原武装部旧当时只有2个班在园幼儿5社队办起了幼儿园全县共有幼儿园25在园幼儿14966教职工2219其中专任教师275该县为了适应当时幼儿教育的发展县政府举办10期幼师培训班“三年调整时期社队幼儿园相继停办1961年,幼儿园只剩下县城幼儿园1所,这一年该幼儿园迁到县木材站,迁居后的幼儿园扩招至4个班,在园幼儿120人。

5.“文化大革命”十年的民族教育

19665月“文化大革命”发生后,各派别群众组织和学校红卫兵组织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影响下,将学校的图书设备烧毁,文化教育事业遭受严重破坏。直至1968329海南第一个县级革命委员会成立尔后各市县与全国各地一样先后建立“革命委员会”,派别武斗的混乱局面才逐渐平息下来随着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教育行政机构得以恢复各学校的教学秩序也得到恢复。然而,在极“左”路线的影响下,学校并非以教学为主文化革命仍继续开展民族教育事业仍然受到干扰只是在周恩来总理和邓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工作期间力排干扰以及广大教育工作者的努力工作民族教育才在曲折中得以继续发展。

“文化大革命”这一时期的教学,基本上是坚持突出政治,“坚持以阶级斗争为主课”,且常“忆苦思甜“批判会替课堂教学;在所谓“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的思想指导下,各中小学纷纷办起了学农学工基地,同时大搞“走出去,请进来”,拜工农为师实行校队挂钩劳动课占了相当的比重于是少数民族地区的中小学校中出现了教师不愿教学生不愿学的不良风气。

1969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后,确定“斗批改“清理阶级队伍”和“整党建设的任务在清理阶级队伍中不少在少数民族地区坚持工作的教职员工不同程度地受到诬陷打击和迫害甚至有的教师被开除造成了许多冤假错案。如保亭县,在全县943名教职工中揪出了20名所谓“阶级敌人”,其他各县也不同程度地开除了一些教师。

    19719月后,周恩来总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1972年春,中央提出了农村尽快普及小学五年制教育的方针教育战线出现新局面这期间全国掀起普及小学五年制教育的热潮教育规模有所扩大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各县成立普及五年制教育领导组加强领导认真部署积极发动五年全日制小学有明显增加。琼中县增办了全日制小学72所,全县有完全小学89所,初小学211所,小学生人数达15751人,其中有少数民族小学生10790人,比“文化大革命”前增加了一倍。陵水县原有小学133所,这时期发展到142所,在校学生增加到15835人。据统,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内的适龄儿童入学率逐年提高,1972 全州的入学普及率是7961973年增至9191974年又增至93%。其中,乐东、保亭、陵水3县的适龄儿童入学率达95%以上,边远的山村也基本都有了学校。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各级学校的工作逐步回归到教学文化知识的主线上来教学质量随之有所提高。

    然而,不久全国又掀起“批林批孔”运动,开展对所谓“复辟“回潮的批判“反潮流歪风到处蔓延自治州各教育部门和中小学,又调转了工作方向,把“批林批孔”作为主要的中心工作。学校以课堂为阵地,发动学生“口诛笔,把“批林批孔斗争贯穿到各学科的教学中据不完全统,琼中县在1973年举办的“批林批孔”报告会、座谈会有40 多次,其中,湾岭中学师生所写的批判文章达800多篇。保亭县1974年共召开批判会达1248场,出版批判专栏97期,写批判文章34244篇,编讲儒法斗争故事847(),制作漫画1817幅。学校教育工作的方向又再次偏离主线,学校成了大批判的战场。

    此外各地中小学校实行开门办学扩大学生学工学农基建立校办工厂农场并在教学上增加了农“三大革命需要的教材教学方法采取小课堂与大课堂相结合“请进来走出去”的形式进行,请工农兵到学校上课,或到农村工厂上课。整个海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被形式主义所笼罩。

    1975年初起,根据国务院、教育部的指示和邓小平有关教育的重要思想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各县的教育工作从重点抓“批林批孔转到重点抓普及小学五年制教育和整顿办学上来各中小学校抓教学工作的整顿扭转以批代学“以干代的偏向在坚持开门办学方向的基础上结合农业学大寨教学为农业学大寨服务的要求建立起教学生产科研三结合的教育新体制这时海南行政区内出现屯昌县这一开门办学的典型于是海南行政区及时总结推广屯昌经验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各县召开教育工作会议贯彻学习屯昌经验各中小学校制定开门办学工作计划,扩大校办农场,建立“三结合”基地。19756月统计,乐东县校办农场面积达54600多亩,校办工厂122个;陵水县校办小农场面积16600多亩,平均每个学生达04东方县校办农场发展到12249保亭县校办农场达7047亩,比屯昌会议前增加5000亩;琼中县校办农场发展到7000亩,比屯昌会议前增加4700亩;崖县校办农场达17600 比屯昌会议前也有所增加各县学校的校办农场分别种上水稻甘蔗椰子槟榔油茶等经济作物经过近一年的整顿民族教育出现稳定发展的局面。

    1976年间,“四人帮”又以巩固“文化大革命”成果为名,发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掀起批判“文化大革命”前17年的教育,批判“智育第一”。这场运动的恶果,又使刚刚恢复稳定发展的民族教育再次受到严重的破坏许多坚持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教育工作者也受到迫害。

    6.民族幼儿教育的大发展

    在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的14年间,幼儿教育步了正常发展轨道这一时期的幼儿教育除了幼儿园教育之外还有一些幼儿园和小学办起了学前教育。

    为了发展幼儿教育自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管辖时期起各市县政府就加大投入扩建和整治幼儿园各地幼儿园为之焕然在琼中县县幼儿园原有300多平方米的园舍远远不能满足幼儿教育的需要,1980年县政府拨款46万元建起一幢3活动室大楼,面积1362平方米,一幢教职工宿舍(套房),面1100平方米,同时建起了围墙,县幼儿园占地面积扩大到9 亩。在昌江县,1983年县政府拨款96万元为县直机关幼儿园建起一幢教学楼增置一批教学设备其他各县也不同程度扩建或改造县城幼儿园。

    在教育上各地幼儿园认真贯彻保健与教育相结合的方针每年定期对在园幼儿和教职工进行体格检查一次并形成制度1982年以后,各地幼儿园按国家统一颁发的《幼儿园教育纲要》实施教育。

    在新的时期幼儿教育得到新的发展通什市1988年海南建省的当年全市有幼儿园2园幼儿70519871990 4年间,该市的幼儿园数均保持在4所;在园幼儿,1987年为1694人,1988年为973人,1989年为802人,1990年为1078人;4年间教职工人数分别为120人、89人、76人、81人。白沙县,至建省前的1987年,全县有幼儿园4所,学前班18个,入园()幼儿共计1331人。东方市,在未改为市之前的1980年,全县有幼儿园()18间,26个班,在园幼儿607人,教职工351983全县幼儿教育出现鼎盛局面农村普遍办起幼儿园(),全县的幼儿园()88间,122个班,在园幼儿2760教职工1851985全县有幼儿园1121个班在园幼儿1422教职工126昌江县截至1990全县有幼儿5所,其中县直1所,厂矿、农场4所,共开设41个班.在园幼儿共计278人,有教职工141人。三亚市,20世纪80年代中期除了公办幼儿园外,又涌现出一批民营幼儿园,主要有蓓蕾、仙山、章星等。据统计,1989年三亚市人园幼儿3377人,比1988 年增长146%;1990年底,全市有公办幼儿园9所,在园幼儿4068人,幼师152人。此外,自1980年起,三亚小学、崖城小学等重点小学开设学前班,1984年后学前班制更为盛行。据统计,1990年三亚市共有9所幼儿园设学前班,招收学龄前儿童270 人。琼中县,至1990年全县有幼儿园20所,设40个班,人园幼498人,教职工32人;各乡镇小学附设学前班27个,入学幼儿979人。保亭县,1982年全县有幼儿园、托儿所20间,43个班,在园幼儿1527人,小学所设学前班21个,入学儿童1200人;1986年,全县有幼儿园24所,其中教育部门办的幼儿园2所,企、事业单位和区()办的幼儿园、托儿所22所,在园幼儿共2526人,教职工143人,小学学前班31个,入学儿童1276人。

    7.改革开放以来的民族教育

    197610月,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结束。经过两年多的拨乱反正,我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海南的民族教育在改革开放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1)民族地区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工作者、各学校的师生,在党的领导下,掀起揭批“四人帮”。与此同时,教育战线着手整顿学校秩序。

   19781218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思想路线,极大地促进全党全国各族人民解放思想,端正思想路线,纠正“左”倾错误。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广大教育工作者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鼓舞下,在中共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委员会的领导下,解放思想.冲破禁区。积极投拨乱反正。

    首先,针对“文化大革命”时期不顾经济发展状况而盲目发展中学教育重视高中教育轻视初中教育和忽视小学教育的做法根据办学条件全面调整中小学校布局通过全面调整全自治州的完全中学从62所减少至39所,附属中学从151所减少至89,初中则从原来的65所增至90所,使得全州的教育布局趋于基本合理学校的领导师资相对稳定和集中既保证了重点又促使教育教学秩序正常化为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创造了条件。

    其次落实党的民族政策促进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为此从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到地方各县人民政府均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在中专招生方面规定按比例录取少数民族学生在高考招生方面批准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师范学校大专班招两个大专民族预科班(80);在基础教育方面,规定自治州中学和各县重点中学增办普通高中民族班并对少数民族学生在助学金口粮等方面给予照顾在小学则办预备班进行学前教育。

    再次抓好少数民族地区的普及小学五年制教育由于普及工作落到实处,至1979年,全州小学入学率达到了945%。

    第四,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以教学为中心,“三育”一起抓,努力提高教学质量。各县中小学校领导不同程度地加强了教学第一线的工作,从组织上、业务上保证了“以教学为中心”,建立健全一系列的教学制度,逐步做到管理科学教学制度化广大教师积极投入教学科研“认真上好每一堂课“向45分钟要质量”,不断促进教育教学质量的提高涌现了一大批认真进行教学的好教师。

    第五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根据党的拨乱反正政策从自治州到地方各县教育局都成立了一个落实政策领导小组对所有的冤假错案进行调查平反对受害者做出正确结论恢复其名誉,安排工作。据统计,在1979年一年中,为右派改正的287人,重新安置工作的212。对有实际困难的教师作了适当照顾,为一些夫妻长期分居的骨干教师尽力解决分居问题,有家属长期在农村的照顾农转非。截至1985年,得到农转非的教师家属有2050户,9010人,安排子女就业的65人,解决夫妻长期分居的有213人。此外,为在山区从教20年和30年的教师分别颁发荣誉证书和纪念证书。

    由于狠抓拨乱反正,落实民族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使得广大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他们努力工作,教育战线出现了一派新气象。

    (2)人民政府扶持民族教育的政策及措施:

    由于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教育困难多,至1980年止,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尚无一个普及小学教育的县。为了改变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落后状况,尽快提高少数民族人民素质,加快少数民族地区普及小学教育的步伐,各地方人民政府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扶持民族教育的措施:

    其一,根据少数民族地区居住分散的特点,采取多规格、多形式办学的手段,尽量满足少数民族地区适龄儿童就近入学的要求。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各市县除了在乡、镇建起中心小学、完全小学外,还在居住分散、交通不便的少数民族村寨设置教学点。为了适应少数民族群众生产和生活的需要,在个别教学点开设早、午、晚班,灵活地安排教学时间。为了更有效地培养少数民族人才,自治州境内先后办起了11所民族中学,办起了一批中、小学寄宿班,还委托省内外一些条件较好的中学办民族代培班。

    其二,对少数民族学生实行照顾政策,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实行减、缓、免收费的办法。昌江等民族自治县和一些县的部分乡镇,由政府财政拨款,对少数民族学生的学费、课本费、杂费实行“三免”,对寄宿制民族班的学生实行“三包”(包吃、住、穿)的照顾办法,鼓励和支持少数民族学生就读。此外,据《海南年鉴·1991年》记载,海南省于1990年实行少数民族考生奖励制度省政府批准由省财税厅省民委省教育厅联合制定的《关于考上国线被重点普通高校录取的少数民族考生的奖励办法规定三亚市通什市和陵水保亭乐东东方昌江、白沙、琼中等7个自治县(),以及万宁、儋县、屯琼海县的少数民族乡镇的黎回族考生父母在上述少数民族地区工作20年以上,本人在当地学校读书的其他少数民族考生参加高考不经降分照顾达到国线被重点普通高等院校录取者,每人奖励人民币1000元。又据乐东县教育局有关教育资料记载,乐东县于19908月也相应做出规定:“凡考上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四所名牌大学的黎苗族学生及其考生所属学校各奖给1000元,……凡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黎苗族考生及其考生所属学校各奖给500元。”

    其三,多渠道增加民族教育投,改善民族地区的办学条增加教学经费投资的渠道一是民族地区各级政府的投入二是社会各界和群众集资三是勤工俭学收入教育经费的逐年增加确保了少数民族地区教育的发展推动了改造中小学校危房的工作。从1986年开始,少数民族地区加快了危房改造的步伐,截至1991年底,海南地方财政拨款57547万元,群众集资25603万元,各市县配套1221万元,加上中央和广东省原定拨款支持共筹集资金149551万元改建新建钢筋水泥结构校舍659万平方米。少数民族地区中小学的校舍总面积从1985年的1015万平方米,增加到1991年的1304万平方米,危房比例348%下降到了203大部分学校建起了教学楼或钢筋水泥平顶教室,乡镇中心小学以上的学校都实现了“一无二有”(校校无危房,班班有教室,学生人人有课桌凳),乡村小学的茅房已大大减少教学仪器设备场地设施的建设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其四,办好民族中学和寄宿制民族班。改革开放后,为了加强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础教育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及各县人民政府贯彻执行教育部和国家民《关于加强民族教育工作的意见中“集中力量办好一批公办民族中小学和举办寄宿制民族中小学”的精神,创办起民族中学,并在普通中学(高中)设立民族寄宿班为了办好民族中学和寄宿制民族班国家和省政府在经费上给予扶持。1983年,广东省仅在教育补助经费上追加给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的就有327万,规定中学生每生每年187元,海南行政区和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还另有拨款鼓励多招新生,每招1名新生补助设备购置费131元,校舍修建费补助16430元。

    其五,实施“希望工程”。由于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落后,许多黎族苗族回族中小学生因家庭困难而辍学为了扶持少数民族学生上学,1990125日海南团省委、省教育厅联名向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提交《关于申请在海南少数民族地区设“希望工程报告》,在海南少数民族地区实“希望工程”,这一年在琼中县红毛乡——王国兴的家乡建起了少数民族地区第一所“希望小学”,同年,香港中业集团公司资助50 万元建设保亭县“陡水河希望小学”。

    这些扶持措施,使适龄儿童入学率大大提高。促使少数民族地区基础教育的发展。

   (3)教育体制改革与教育管理:

   在揭批“四人帮”的罪行,清除“两个凡是”这一极“左路线影响之后海南少数民族地区教育战线就着手进行拨乱反正,整顿学校秩序,恢复“文化大革命”前的学制,即小学恢复六年制,中学恢复“三三”制,同时恢复了升学制和高考制度。

1985中共中央颁《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在自治州党委的领导下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教育局立即根据中共中央文件精神颁发《关于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的决定》,发动各县开展教育体制改革各县相继成立了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制订改革计划和试行方案,进行广泛宣传发动,制定各种规氯抓好改革试点在取得经验之后全面铺开改革改革的重点是成立教育管理委员会,实行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和基础教育“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体制,即把教育管理下放到区(乡、)充分发挥地方政府和群众办学积极性在教师的管理上实行县、区(乡、镇)两级主管,公办教师以县管为主,民办教师以区管为主二是废除校长职务终身制实行校长任期目标责任制校长由民主选举三年一任三是改革人事制度实行教师聘任制;四是改革财务管理体制,县对(乡、镇)实行经费包干。

    在实行分级办学分级管理体制后为了发展教育各地中小学校坚持两条腿走路的办学方针即在政府投入的同时多方筹措办学资金坚持开展勤工俭学主要是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大力发展校园经济有的学校在校园内种橡胶槟榔椰子等作物;有的学校开办校办小工厂。据《黎族教育史》统计,1983 年,全州各中小学校勤工俭学开展面达675%;1984年增至788纯收入1009312人均5391985开展面又增至887总收入达22861万元纯收增加到12593万元全国人均的530元多172元;1986年开展面又进一步扩大,总收入增至247706万元,纯收入增至13425万元。海南建省后,各中小学校进一步采取多种形式开展勤工俭经济效益也有所提高通过多方筹措和开展勤工俭学解决办学所需资金不断改善办学条件。自1983年至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撤销前一年,全州群众集资共2387万元,1985年至1986年完成建筑面积162673平方米,其中保亭县基本实现“一无二有”。

在教育教学上,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抓好德、智、体全面发展在恢复了高考制度后各中小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略了德育工作。改革开放后,各地中小学校摆正德育工作的位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六五期间各级各类学校主要抓形势教育理想教育和道德教育“五讲四美三热爱”、“学雷锋创三好活动抓好学校精神文明建设“七五间,各中小学校贯彻国家教委颁布的《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贯彻落《中共中央关于改革和加强中小学德育工作的通知》,加强中小学校的政治课和思想品德课教学“四项基本原则”的教育和法制教育。进入“八五”期间后,各级各类学校贯彻落实江泽民同志关于“各级各类学校不仅要建立完备的文化知识传授体系,而且要把德育放在首位”的指示精神,把德育工作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在继续抓好日常行为规范教育和法制教育的同时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国情教育开展唱国歌、升国旗活动,开展学雷锋、学赖宁活动。

与此同时,各级各类学校加强教育教学管理,积极开展教研活动努力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在管理方面学校对教师严格考定期听课检查教案作业对上课备课批改作业辅导及班主任工作均做出具体规定和要求在教研方面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定计划定项目定对象每学期都举办教材教法学习班组织公开课进行教学经验交流等活动在智育的教学上,各级各类学校坚持抓“双基”教育,加强实践环节教学和学生实际能力的培养同时有计划开展第二课堂活动丰富校园生活在体育方面认真贯彻实《学校体育工作条例《国家体育锻炼标准》和《学校卫生工作条例》,切实做好体卫工作,每年适当增拨体育经费,购置体育器材,同时加强体育教学,抓“两操”,抓学生的课外体育锻炼促进少数民族学生体质的增强据各县1990年对中小学生毕业生进行体育达标测查合格率均达到92%以上,其中乐东县小学被国家教委授予推行体育锻炼标准先进单位。

    (4)师资队伍建设:

    由于少数民族地区条件艰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教师一度外流严重,师资队伍出现“一缺二低三不稳定”(数量缺,素质低,不稳定)的现象。海南建省前后,各级人民政府均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师资队伍建设。

    第一着手解决广大教师党难就医难住房难以及子女就业难等问题,努力稳定教师队伍。

    第二针对少数民族地区民办教师代课教师占比例多的实际情况从每年的专项劳动指标中划拨一定数量的指标将合格的民办老师、代课教师转正为公办教师。

    第三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师范学校教育教学的基础上办起师范大专班同时在有条件的县办起师范学校并在各师范学校开办在职教师函授教育充分发挥师范院校在师资培养方面的作用。1983年,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在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师范学校大专班的基础上复办自治州师范专科学校并办起了自治州教师进修学院(后改为通什教育学院)。此外,又将各县师范学校改为进修学校,在民族地区形成了一个包括2所高校、2所中师、8所教师进修学校的两级师资培训网络。

    第四教育部门相应地实行招生制度改革每年从师范院校的招生指标中划拨一部分定向指标招收优秀民办代课教师让这部分民办教师随班毕业后直接转正为公办教师。从19801991年止,各师范院校共招收民办教师2000多名。

    第五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教育局及各县教育部门把师资培训工作当作实现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一个战略来抓不断选派各级各类学校教师到各大中专院校进修学习或鼓励各中小学教师参加大专中师函授学习提高学历或举办各种形式的短期培训班对在职教师进行专业培训使小学及初中高中教师学历达标率不断提高海南建省后为了加强少数民族地区的职业教育解决职业中学专业课教师奇缺问题海南省教育厅每年从高考指标中划出120个名额作为职业中学专业课教师指标由海南大华南热带作物学院海南师范学院培养此外还有计划地举办职业教育专业课教师短期培训班。

这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加快了教师队伍的建设步伐,至1991年止,海南民族地区已有幼儿园专任教师370人,小学专任教师10287人,中学专任教师6334人;职业中学专任教师442大学专任教师162小学初中高中专任教师的学历合格率也分别从1982年的322286204提高到765%、455%、28%。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