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四清工作总团关于正确执行对四类分子及其子女的政策、策略的意见

编辑日期:2014-05-19 19:17:56   

(1965915)

 

    自从贯彻了中央《双十条》,特别是《二十三条》公布以后,各地贯彻执行对四类分子及其子女的政策、策略,总的来说是好的。但最近对琼山县土桥公社龙发、崇德、灵山公社的大林等三个大队和府城镇的初步调查,也发现了不少值得注意的问题。突出表现在政治上没有区别对待,摘帽和未摘帽的一样,表现好与表现坏的一样,四类分子家属子女与四类分子一样。三个大队和府城镇共有四类分子185名,绝大多数予法律管制和监督生产。法律管制绝大部分超过法定时间,有的从53年管到现在,从没有加以清理。同时从五九年以来没有摘戴帽子,有的四类分子说:“我们改造十多年了,连升级(监督生产升为候补社员)都没有,摘帽子只有台湾解放以后看看有无希望。”有的说:“我们这些人只有进棺材后,帽子才算摘帽。”也有的说:“改造好的,不好的都是一样。”有的随便滥罚、斗、打,使四类分子思想抵触大。龙发大队地主秦××,六三年八月被治保会斗争,24人上场斗打,把该地主打得脸面睡黑,该大队刑事罪犯符××(缓刑执行),六四年年底小四清被斗争后,关在大队由民兵看守三天三夜,灵山公社大林大队杨××,是反革命的老婆,已怀孕几个月,今年九月九日与社员一起参加生产劳动,社员休息时生产队长吴××不准她休息,并说:“你是反革命,要做二倍工,不能休息。”杨不服气与队长吵了嘴,回家后被二名四清工作队员吵骂一顿,并说她调皮紧抓她的头发。府城镇“坏分子”王××,家庭出身贫农烈属,因替盗窃分子销赃几件衣服,被划坏分子管制二年,王不服管制被街道管区主任麦××同志关在房内抡通条打,被打伤后请假治疗,管区不予批准,王叹气说:“干脆就死了,有什么好出路呢?”经济上不同工同酬,层层加码,滥扣滥罚。有的从小队到大队,公社层层加派义务工。龙发大队今年头八个月每个四类分子已派义务工十八天。该大队六三年年终分配,每个四类分子于每月扣义务工6天,年扣72天,每个四类分子每月交义务肥60斤,一年交720斤,如不完成定肥任务,年终从全家总收入扣工分。基本劳动日社员按《六十条》规定,但对四类分子层层加码,公社规定每月完成29天,大队规定每月30天。去年底小四清经济退赔,四类分子加倍罚,地主秦××多种自留地二分九,除被收回自留地外,还罚款25元,并先拿衣服去顶款,而社员仅退回多种的自留地,崇德大队还规定四类分子五不准:一、不准养牛;二、不准养母猪;三、不准养三头猪;四、不准养三只母鸡;五、不准养羊。对四类分子的子女,也不讲策略,与四类分子同样看待。龙发大队规定四类分子子女三不准:不准他们与社员称兄道弟(今年四清运动向社员宣布);一律不准参加俱乐部和民兵组织,参加了的一律退出;一律不准饲养耕牛。该大队有地富子女12人,原有5名参加俱乐部工作,小四清的全部取销其参加。甚至有的参加社员大会时,当即令其退场。这几个大队的四类分子子女目前很畏缩,有的说:“我和我父母完全一样”。有的说:“现在我站在十字路口,既不敢接近贫下中农子弟,也不敢接近地富子女,每到晚上,我就关门睡大觉”。还有的说:“一说我是四类分子子女,我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因此有些产生悲观失望,看不到前途而外逃。大林大队就逃出六名,有的竟发展到私刻公章,伪造证明出卖等违法行为,产生这种情况对争取、教育、改造四类分子子女是极其不利的。

上述情况说明,目前对四类分子及其子女贯彻执行政策、策略是比较混乱的,不少地方不讲策略,与上级党委的指示精神不相符合。省委指出:对四类分子实行区别对待,孤立少数,争取多数,分化瓦解,把他们中间大多数的人改造成为新人,这是党的一个重大的策略方针。对地富子女进行教育改造,把他们作为团结对象,团结争取他们当中一切可以团结争取的人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党的一个战略方针,在目前国内外阶级斗争形势紧张情况下,正确贯彻执行党的对敌斗争的政策和策略,特别重要。   

我们应当看到,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四类分子也是一样,把四类分子看成是铁板一块,看不到他们当中的分化,看不到党的政策的巨大威力,是形而上学的观点,也是对党的政策威力缺乏信心的表现。地富子女的问题是另一种性质的问题,看不到地富子女目地富分子不同的问题性质,看不到绝大多数可以团结争取的这个主流,在贯彻执行党的政策时就要出问题,在工作中就要犯错误。现根据中央、中南局和省委的指示精神,结合目前所存在的问题,特提出如下意见,望认真研究贯彻执行。

    (一)政治上坚决贯彻区别对待。

    对四类分子摘帽子与未摘帽的要区别。摘帽的经社员同意要明确宣布吸收为正式社员,除不能当干部外,其他权利应和社员一样;四类分子和家属、子女要区别,不要家属子女和四类分子一起开会,也不要他们代替四类分子开会;四类分子中表现好和表现坏的要区别,一、二类的可以根据条件评为候补社员,适当列席社员大会,三、四类的应专人监督,单独开训示会。

    摘帽与戴帽的问题,应根据阶级斗争的形势,应当有控制地个别地进行,长期无人摘帽,不能体现党的政策,今后应有控制地个别摘,摘帽的标准应当具备下列四条:一、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策;二、低头认罪接受群众监督;三、一贯遵守政策法令;四、积极参加集体生产,并且在一定时期内经过国内外重大事件的考验。对已丧失活动能力将近死亡表现不坏的四类分子,可以通过群众同意,并经过批准,摘掉帽子(表现很坏的不能摘),这对争取家属、子女很有好处。为了促进改造,对于摘帽后表现坏需要戴回帽子的不可没有,也不可太多,即使表现较坏,只要承认错误愿意悔改的都不要轻易再戴。

    四清运动进入对敌斗争阶段,对有破坏的四类分子的斗争,要讲究政策、策略。坚持说理斗争,严禁打人,不能靠压靠轰去制服敌人。

    (二)经济上实行同一同酬,不要滥扣滥罚。

    1、对四类分子加派义务工,只能比一般社员(按《六十条》规定每个社员全年负担义务工百分之三左右计算)多一倍,每年大约十五个二左右。有些社、队,对社员没有执行派义务工制度的,对四类分子可只派相当于其它勤二数的百分之三的义务工,即可派七、八个义务工。

    2、加派的义务工,只派给四类分子本人,不派给地富子女也不要由其子女顶替。

    3、义务工一般只能用于民工建勤任务和公共福利事业,不准为干部私人干活。

    4、对四类分子除按规定派义务工以外,其依靠劳动得来的正当利益,应予保障,在分配上必须实行同工同酬,不能任意扣除他们应得的工分、口粮和票证。

    5、对四类分子规定的基本劳动日、肥料和负担其他劳动积累的任务,则应与其他社员一样,不能加倍。

    (三)地富子女应区别对待,并认真做好争取、教育、改造工作。

    地富子女只要不是坚持反动立场的,就是团结对象。绝不能把他们同四类分子一样看待,要坚决贯彻执行中央、中南局和省委的有关政策规定,纠正对待地富子女的一些不正确的作法。今后必须把教育、争取、改造地富子女的工作,列为农村政治工作的一项战略任务,专人负责,认真做好。同时还应解决下列几个问题:

    1、明确宣布地富子女是正式社员,应让其参加社员大会和享有正当的政治权利;

    2、除少数坚持反动立场表现坏的以外,凡能够接受教育,在生产劳动和政治上一般表现好的地富子女,都可以参加青年协会,允许他们参加文化娱乐活动;

    3、不要他们参加四类分子会,也不要他们代替家庭参加四类分子会;

    4、地富子女除了坚持反动立场的以外,表现一般的,可以参加普通民兵,在四清运动的地区,有条件的大队还应挑一贯表现好的,吸收个把人入团,参加基层民兵;暂时不具备条件的大队也要选出对象进行培养教育工作,以便在具备条件后吸收入团参加基层民兵;

    5、对这些人的教育管理,一般不要治保会出面,而由青年组织或贫协小组去做。

 

(存海南省档案馆K36—3—101)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