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三级四清大会战

编辑日期:2014-05-19 19:40:50   

——澄迈县召开公社贫代会和三级干部会议情况综合

(1965128)

 

    根据省委指示,为深入贯彻中央工作会议新精神,掀起四清高潮,澄迈县各公社于一月十二、十三日先后召开公社贫代会和三级干部会,一般历时九至十五天。

    参加会议的贫协代表和社、队三级干部共二万一千九百三十一人(其中贫协代表占半数左右),另外,还有工作队约五千人。会议人数多,规模大;方向明确,政策分明,策略机动,办法对头;真正做到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进行了一场四清大会战。

    会议以贯彻《二十三条》精神(初期以十七条)为武器,认真对干部进行了思想教育,一般都经过正面教育,忆苦思过;洗手洗澡,放包袱,抓退赔;解放多数,孤立少数;围攻重点,各个击破;重新宣读《二十三条》,团结生产,团结对敌等阶段。由于会议贯彻新的精神和指导思想比较明确,凡是领导思想弯子转得较快的,会议都开得比较健康、顺利,声势浩大,解决问题确似势如破竹,有的问题在大队或生产队斗争中纠缠、僵持、顶牛了二、三个月,正在难分难解,而拿到这次会议上,一攻且口溃,迎刃而解。

广大贫下中农十分拥护召开这次会议,虽然,起初有些人,半信半疑,信心不落实,但是,愈开愈有底,愈开愈有劲。所获成果也出乎意料之外。贫下中农说:“这个办法最妙”。有的说:“毛主席真英明,想出的办法真能服人。”有的说:“会议灵活多彩,大会小会,恳谈交心,会内会外,四面八方围攻四不清,堡垒都被攻破了!”有的说:“贫下中农敢在千人大会上和干部斗争,懂得道理多了,胆子壮了,斗争方法妙极了!”、“这次会议教育了干部,教育了自己,要叮子嘱孩,万万不可四不清!”   

犯有四不清干部错误的干部,受到了开展运动以来最深刻的一次教育,在党的政策感召开,许多人激动得痛苦流涕,深深悔恨自己忘本,对不起贫下中农。有的干部说:“终生要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感谢工作队,感谢贫下中农。”经过放包袱以后,许多干部心情舒畅,深感会议“治病救人,挽救自己”,并积极想办法,退清不义之财。山口公社华林原大队副队长蔡××,工作队下乡三月,天天提心吊胆,又害怕又抵触,一心一意再不当干部,经过会议教育队识到:自己侵占了贫下中农劳动果实,又得到宽大处理,十分感动,坚决退赔。说:“吃盐过年心也甘。”有的干部过去打骂了人,这次向贫下中农道歉,贫下中农说:“知错改错,君子不记前仇。”深深受到教育。

经过这一场三级会议,全县社、队三级干部共16434人,已有11825人(占百分之七十一队点八经过洗手洗澡,放下包袱,在会议中获得解放和宽大处理,其中有3236人经过贫协讨论,参加了贫协。会议期间四不清干部坦白交代了1672984元(加上会前的共3736852元),总共退赔出2004758元,占坦白交代应退赔数的52.8%(会议中退出1035000元)。会议上攻破千元以上的贫污和投机倒把案件或小集团共915人(金额1291629元)。   

贫协队伍在斗争中获得发展,参加贫协的人从占贫下中农成年人口32%,增至38%

    工作队获很大的锻炼和提高,多数人思想弯子,在会议进展过程中,逐步明确,逐步体会到《二十三条》的正确和重要。有的说:“如果指导思想不改变,继续在大队斗下去,不知斗到何年何日。”有的大队原先分散作战,局面老打不开,这次打开了,工作队感叹说:“上下左右,互相推动,作用真大。”现在看来,工作队真正领会《二十三条》精神,深入发动群众和作好干部思想工作的基础进行四清的,各方面效果都好,确实“三满意”。有的工作队因思想弯子转得很急,一时转不过来,造成一种错觉,将政策作为一种强大压力,思想工作不细致,偏面用严的政策威慑干部坦白交代,这种做法虽然在会议上收到了一些效果,拿到了一些退赔款,但是思想工作粗糙,认账很大,就有回生、虚假的现象,值得今后注意。

    从整个会议看来,一般是按如下几个步骤解决问题的:

 

以《二十三条》为武器(初期以《十七条》)

武装工作队和贫协思想

    会议根据争取多数,反对少数的策略思想进行安排,贫下中农十分拥护。瑞溪贫协会员王××说:“像提鱼一样,先用网捞鱼仔(指争取一、二类干部),再用钩来钩大、中鱼(指分化瓦解三、四类干部),最后用鱼炮(指围攻重点),方法甚妙。”但有些工作队和贫协思想转不过弯来。

    但是,无论在工作队或在贫协会员中,尤其是那些正在斗争或未开展斗争的大队,有的人思想不通,认为:这是“调虎离山”、“不给群众斗争”、“等于给群众泼冷水”;怀疑“会不会右倾”;怀疑“前段是曾对干部搞过火了”;有的只认为只是方法问题,没有从指导思想认真领会新精神,美亭分团副队长王××说:“公社集训是声势大,具体问题难解决”;工作基础不够好的大队耽心工作赶不去,或者害怕暴露缺点和问题,挨受批评……等。

    贫协代表有的担心斗不过四不清干部。如说:“在队内人多势众,还斗不下,现在集中干部贫协代表人少,势单力薄,更斗不过。”有的偏面地理解“二十三条”是款的办法;“斗争时火力猛,软硬兼施都无效,现在用软功夫,能行吗?”仍未开展斗争的大队,认为未斗争未出气,讲宽大处理“不过瘾”。

    针对工作队和贫协代表的思想,在会议进行动员正面教育,反复讲形势,讲政策,讲策略;认识到这样做不仅是方法问题,而且是更好地贯彻中央二十三条指示的问题,明确分团集中作战,以会场为战场;集中统一,机动灵活,才能更好更快地贯彻中央指示,组织四清新高潮。所以,会前开好工作队员和贫协骨干会议,统一思想,十分重要。通过讨论,使工作队和贫协代表认识到:争取多数并不是给群众斗争泼冷水,而是更利于四清彻底革命。军口大队工作队队长林××说:“军口大队干部交代问题少,主要是没有很好做干部思想工作,提高觉悟,解除顾虑。”最后使大家觉得,前一段对干部工作确实存在偏面性,对干部冷淡,只靠群众压力是不可能解决问题,同时,使大家相信大多数干部经过教育,能够坦白交代;一定要正确运用政策威力,促使干部自觉革命。

 

“争取多数,反对少数”

“宽严结合,先宽后严”

参加会议的干部许多人包着准备被斗争,被扣押法办的心情。新吴公社永跃大队会计刘××说:“听到开会就怕,上次代表大会斗会社干部,这次斗大队干部。”有些说:“凶多去吉”,“去时容易回时难。”文儒公社桂根大队党员小队长王××说:“这次不中“状元”(坐牢),也中“探花”(斗争),神仙也难保平安。”因而来时带了衣服,安了家,准备去坐牢。长安公社有一位生产队长曾××,对曾万芳(队长)说:“绳子好卖了”(意指绑人或上吊)。针对四不清干部的思想顾虑,进行正面教育,讲形势,讲政策,端正态度。这一段很重要,但是,只靠讲政策,干部还是半信半疑,有的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已经听了好几个月了。”许多人抱着骑牛看戏本——走着瞧的态度;所以,端正态度各地采取了如下办法:有的地方先进行一段,回忆对比,忆苦思过,提高觉悟,认识错误,放下包袱;多数公社采用典型带动,兑现宽大政策的办法,这个办法收效比较快,效果比较大。

    典型带动以后,立即提出“三早”(早交代、早退赔、早归队)和“三争取”(争取宽大处理、争取立功补过、争取参加贫协)的口号,在作法上,从小组,大队,组织典型带动放包袱,最后认真挑选有代表性的典型进行大会带动,并立即体现政策,宣布解放和宽大处理一批干部,会后又动员大家放包袱,分组进行,把忆苦思过和洗手洗澡相结合,典型带动和体现政策相结合,到放包袱到一定时候,又组织体现第二批解放和宽大政策,宣布名单,张贴红榜等,不断促进放包袱的高潮。例如:仁兴分团会议开始之前,便将各大队斗争时已经解放的一百七十二名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首先在大会宣布名单,震动很大,该社联丰大队生产队长谭××,因坦白交代经济四清409元,来开会前准备劳改,或自杀。妻子给他杀了一只鸡,煮了糯米饭,准备大吃一餐,但是全家大、小啼啼哭哭,无法下咽;临别时还嘱咐对妻子说:“好好地照顾孩子。”但是在会议中担白交代后,听到宣布解放自己的名字以后,欢喜若狂说:“党的政策真是宽大,又实事求是,社员存款都有利息,我贪污只退赔不处理,确是意料不到。”当天就托人通知自己妻子说:“我毕业”(解放)啦!。许多人,就是在这种政策威力感召下自觉地进行放下包袱的。

    在一批又一批地解放过程,也是一场紧张的思想斗争过程,有些人放下了包袱,立即宣布其结案,由他回去筹款准备退赔,有的交代不够彻底,继续交代,并同时结合做好问题较大,贫污较多的典型培养工作,一有突破重点,能体现政策的,又组织大会典型带动,促使干部内部迅速分化。

    与此同时,要防止不做思想工作,为解放而解放的倾向,马马虎虎,盲目解放,以至解放人数很多,而新的包袱放得很少;山口分团提出凡是解放的干部,必须坚持过“四关”,达到“三要求”,注意“三防止”。“四关”是:本人交代彻底;其他干部认为彻底,贫协(包括在家贫协)和工作队认为彻底。“三要求”是:彻底交代,积极赔退;认识错误参加斗争,揭发别人;现身说法,规劝干部,将功补过。“三防止”是:防止松劲;防止干部不服从贫协领导;防止散播怨言,消极思想情绪。

    所以,放包袱,洗手洗澡,分批解放的过程,是争取多数,反对少数的过程,也是贯彻宽严政策的过程。据瑞溪、永发、福山等13个分团第一批解放和宽大处理的70名典型带动以后,(其中:公社正副书记2人,正副社长4人,大队正副书记、正副队长17人,小队队长11人,大、小队一般干部36人;经济四不清问题应退赔五百元以下的人数37人,六百元至一千元14人,一千元至二千元14人,二千元以上5人),这些典型对象都经过认真挑选培养,出身贫苦,交代好,退赔好的,许多干部说:参加了典型带动大会百年不如一见,有的说:“公社书记都交代了,我也要交代。”有的说:“千元以上坦白可从宽,我几百元的还怕什么呢?”福山公社花场大队队长在大会典型带动后,交代贪污盗窃等6680元,并立即退赔2300元。

    由于宽大和解放多数的政策,给干部指明出路,同时,又宣布严的政策堵死企图混过关的思想。同时在运用政策和策略时,比较机动灵活,例如,对新富农的帽子政策可以早讲,但不急于马上戴,同时,又讲清楚,戴后坦白交代者还可摘掉;文儒公社干部陈××,经过摸底掌握其贪污2422元,但在多次交代政策仍顽强抗拒而不交代,会议上给以戴上富农的帽子,第二天他就承认贪污2256元,并退赔600元,光洋104元,并表示积极退赔,争取摘掉帽子,很有推动作用。

 

集中力量  围攻重点

    解放大多数的基础上,一般在50—70%的干部已获解放的时候,剩下的人就十分紧张,政策的威力也愈大,十分有利于抓紧时机,击坡重点。所以要集中力量,围攻重点。各公社的作法:(1)是采取贫协代表、工作队和已解放干部三结合的方法。看来,已解放干部在围攻重点中的作用很大,在某些方面可以起到工作队、贫协代表不能起到的作用。如瑞溪公社加巨大队已解放出来的支部书记曾××现身说法,揭发了一个万元的投机倒把集团,加上政策攻心,终于突破了。(2)充分发挥检讨好而又带动揭发攻守同盟,立功者可以在经济退赔上获得减、免、缓的处理政策。例如,太平公社在会议上对一个带动揭发贫污集团的干部减免退赔30%以后,立即形成一个多交代、争立功的热潮;全社五十多个重点都在二天内全部突破。(3)分割包围,利用矛盾,突破缺口,攻破攻守同盟。如罗浮大队以前任支部书记吴××为首的5000元的贪污集团,会议期间,他们共搞八次攻守同盟,抗拒交代,最后将他们分开小组,分别讨论,分别围攻,切断关系,加上政策攻心,一打一拉,终于突破了。(4)重点人物,工作队领导亲自出马,个别谈话,抓住活思想,对症下药。瑞溪公社通过这些方法,全社共突破了接近千元的重点186名,一千至五千元的重点64人,集团12个,五千至一万元的重点6人,集团2个,万元以上的集团一个。

 

认真做好几个结合

(1)群众、干部、工作“三结合”

    实行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的方法是:统一思想,分工负责,总结经验,各个击破。

    首先,对贫协代表和工作队怕麻烦、怕紧张、怕打击报复、怕斗不过干部的思想顾虑,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因人制宜,自领任务,实行“三共同”(共同工作、共同研究、共同负责)“四包干”(包思想发动、包贯彻政策、包教育家属、包退赔)的办法,把任务落实,这样做效果很好。既发挥了当家作主精神,提高贫协威信,又学会斗争策略。瑞溪公社的贫协代表开会时,抓得很紧,分秒必争,饭前饭后、会前会后,满山遍野,屋角树下,三三两两,分别找干部谈话。公安大队组织年老、经历多、知情的代表,帮助年轻的干部忆苦,谈“和平演变”,促进干部自觉革命。山口大队干部陈××原来准备自杀,后经贫协代表帮助后,交代了集体私分谷子七千斤(他自己拿了六百三十八斤及贪污40多元)。

    对于已解放的干部,一方面做好他们思想归队工作,单独召开会议,鼓励拿出勇气改正错误,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归队,和贫协一起,揭发干部的四不清问题。这样,大家团结心情舒畅,这些干部在会议中现身说法,效果显著。一般起到如下作用:

    第一,检举揭发。仁兴大队,解放出来的干部,三天内共揭发了五十多条新材料,计款2340元。

    第二,会上作证。如仁兴大队六小队长符××在放包袱时,否认贪污副业款204元的事实,该队解放出来的会计当场作证后,才彻底交代问题。

    第三,现身说法。瑞溪公社新田大队会计曾××贪污1900元,取得党的从宽处理后,很积极,揭发了该队支部书记许××等七人贪污挪用公款3200元的材料线索,并到处现身说法带动少数人及早省悟。仁兴公社联丰大队干部梁××,坦白交代贪污和投机倒把五千多元以后到公社机关现身说法,扭转了公社一级机关运动的被动顶牛局面,使公社一级经济退赔从一千七百多元增加到六千多元。

    第四,规劝。已解放的干部上门对未解放的干部进行规劝,效果也很好,仁兴公社仁兴大队会计谢××、出纳谢××等都是经过规劝后,才进一步交代了贪污盗窃问题的。瑞溪公社加巨大队支书曾祥三,规劝过十一个干部,有五个新交代了三百七十元。

    第五,发动家属。瑞溪公社北桥大队第三生产队会计曾× ×,除了自己发动其他干部家属外,还利用他的母亲到十四、十五两个生产队串连教育了二户干部家属弄通思想。

    第六,参加清账。中兴公社好保大队吸收解放的干部参加清账工作后,新发现了线索1600多元。

    (2)会内会外相结合,一片革命形势。

    会内会外结合,互通消息,互相促进,形成会内会外的一片革命声势,对促进干部自觉革命,十分有作用。会议专人安排工作队和贫协,来来往往,每天回村向群众传播会议消息,发动群众积极为会内提供材料。各地的作法是:第一,有的公社由工作队、贫协代表、解放干部组织会议传达报告团,介绍会议情况和干部解放的情况,做干部家属工作,收集材料,已解放的干部现身说法,向群众检查错误,表示决心,号召干部家属积极帮助亲人早日归队。组织他们规劝亲人交代问题和商量退赔。如仁兴公社仁兴大队石鼓二队贫协代表回村传达会议中解放一批干部的情况,讲明坦白交代,认真退赔,可以得到宽大,对干部家属震动很大,有的赶到大会规劝亲人,有的争先为亲人送钱退赔,文儒公社石浮大队干部家属听了已解放干部的现身说法后,第二天五个干部家属带着29个干部的规劝信和退赔款897元,光洋17个到大会退赔。

第二,发动群众揭干部盖子,清账和外调查对材料,把会外揭发的材料陆续送到大会,又把干部会内交代的问题拿到群众中查对。瑞溪公社新田大队会计岱××揭发支部书记许××等九名干部贪污盗窃材料20多条,经过贫协查对,共贪污3700元。   

第三,做好家属工作。家属有三种态度:一是帮,帮助干部改正错误、退赔;二是骂,谩骂、埋怨不应当干部;三是护,袒护四不清干部。这些态度都直接地影响干部的革命和放包袱。在家的工作队和贫协分工包干做发动干部家属的工作,化阻力为助力,出现了父母教子不能忘本,妻子劝丈夫早归队,哥哥批判弟弟走回头路,婶婶劝侄子重新做人,弟弟要哥哥彻底交代问题等现象,中兴公社中兴大队前任会计吴××的母亲含泪劝他说:“过去我家六人,住间破茅寮,年关也无米下锅,替地主做工,挨打受饿,今天你当了干部,有瓦屋住,有衣穿,有饭吃,但我们不能忘本;过去我们穷是穷得清,今天富也要富得明,你贪污大家的血汗钱,是不义之财,一定要退给大家。”对吴××教育很大。长安公社长村大队生产队会计王××的妻子,三次到会场规劝丈夫早交代,并揭发他私刻私章,偷长安供销社三张发票假造单据进行贪污的问题。新吴公社新吴大队11生产队队长何××怕爱人闹离婚,怕无钱退赃,经过其母亲和爱人规劝和表示为他筹款退赔后,立即交代贪污公款380元,稻谷635斤,并表示坚决退赔。西达农场家属四队蔡×的爱人陈××劝他说:“你要听党的话,彻底交代问题,我想办法为你退赔。”当即拿现款150元,公债券10元为他退赔。

 

以《二十三条》为思想武器,团结生产,团结对敌

    会议体现了“说服教育,洗手洗澡,轻装上阵,团结对敌”的方针,多数干部受到一次生动而深刻的阶级教育,说:这次会议是“救命会”、“把鬼变成人的会议”、“有钱买不到的会”。而且多数人表示愿意当干部,积极参加运动,积极协同和请示贫协抓生产,以实际行动来改正自己的错误。瑞溪分团罗浮大队李××贪污二千多元,在来开会时,曾嘱咐妻子,教导儿子终生勿当干部。可是,经过这次会议,受到党的宽大处理后,流泪感动地说:“这次会议挽救了我,我永远不忘党对我的教育,我要教育我的子子孙孙都要四清。”北桥大队的陈××来开会时曾对老婆宣誓:“运动过后,杀头砍头,也不当干部。”现在感到党挽救了自己,不当干部是忘恩负义。老城分团马村大队副书记冯××说:“我犯了严重的错误,但贫协代表谅解了我,给我指了出路,我回去将五个不可忘记贴在门上,以免以后再犯。”

    但是,由于会议后期时间较紧,有一部分干部的思想还未很好转弯,有的怕今后日子不好过,怕没有威信,怕群众不信任,怕当干部老婆吵闹离婚,怕当干部再犯错误。有些人还有怨气。有的说:“县长好做,队长难当”;“带动一百兵容易,但领导好一百个社员困难”。有的说:“被蛇咬过见绳怕,砍断手指也不当干部”;罗浮大队民兵营长陈××说:“看到这次运动,今后二千块钱一个月也不当干部了。”

    多数贫协代表能坚持原则,敢于与干部共事,敢于领导和监督干部。但也存在顾虑,怕干部翻案,怕干部“交钱不交心”,怕打击报复,怕干部和家属说凉话,怕当不了权。

    为了促进干部和贫协代表在新的基础上团结生产,团结对敌,会议后期大家认真学习“二十三条”,并先组织背靠背谈心,培养典型,再大家思想见面,消除怨气和隔阂,有的分团召开了团结大会,会上由被解放的干部、未解放的干部、贫协代表讲话。解放的干部主要讲感想、体会、收获和会后的决心。未解放的干部主要谈会后的决心,如何彻底交代问题,争取从宽处理。贫协主要是表示欢迎干部归队。

    回村以后以大队或生产队为单位召开社员大会,由于干部向群众交代自己的错误和解放的经过,认真进行自我革命,贫协表示欢迎干部归队。并发动群众如有意见,进行批评。

    仁兴公社采取以上做法后,群众、干部家属“三满意”,初步掀起生产新高潮。群众说:“干部知错改错我们就满意了”。并说,干部有了四大变化,态度诚恳了;心情舒畅;工作积极了;参加运动了。

    干部的家属也感到十分满意,异口同声地说:党和贫协、工作队挽救了他们的丈夫和儿女,形成了团结生产,团结对敌的新气象。

 

海南四清总团办公室

 

 (存海南省档案馆K36—3—116)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