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同志在工作队长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

编辑日期:2014-05-19 21:05:04   

(1964930)

 

    集训的总结由杨泽江同志讲,我今天随便讲点零碎意见,谈一些具体问题,想到那儿、谈到那儿,没有深思熟虑。

    一、入手工作

    许士杰同志已经做了报告,报告那天我没去听,在家看许的报告稿,不过他在报告时解释的那些我没听到。许的报告我完全同意,今天讲的就是再重复一下。

    首先说一下入手工作的重要性,第一步工作在整个四清运动中的地位。昨天晚上和士杰同志商量,我们认为,入手工作也即第一步工作是整个四清运动的基础。陶铸同志讲,四清运动中第一、二步是最过硬的。那你第一步过硬不了,第二步怎么过硬?报告中讲第一步三个要求,一是初步组织一支纯洁的阶级队伍;二是掌握到主要矛盾的主要线索;三是做好四清的准备。说三条,实际上是一条,经过扎根串连,组织起20—30%纯洁的阶级队伍,这样主要矛盾的主要线索也就容易找到了。

入手工作是基础,轻视不得。第一步走了弯路,整个运动的弯路就大了。请同志们认真学习许士杰同志代表总团做的报告,下去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比较大,这项工作在秋收大忙之前,大体上要完成,而且大部分大队还要留点走小弯路的余地,这包括我蹲那个大队在内,一些大队还要走大弯路。千万不能轻视。而且还要注意在秋收大忙期间防止回生。这两天又看了一遍王光美同志的报告,她们在四清第二个高潮时,工作队回去过年时队伍就回生了。我们要注意这个问题。说来说去第一步工作很重要。你们看,第一步工作入手工作是不是整个四清运动的基础。   

入手工作最中心的问题是扎根串连,组织队伍。扎根串连是放手发动群众的关键,是四清运动成败的关键。如果你扎根串连搞不好,去放谁的手?放手发动谁去搞四清?放手发动谁去搞对敌斗争啊?要不就是大轰大嗡、强迫命令,要不就是冷冷清清。放手发动群众,主要是放给贫下中农,放手他们去搞阶级斗争,让他们教育四不清干部,改造严重四不清的干部,向蜕化变质分子、阶级敌人进行斗争,并打倒他们。挖掉三条根子主要依靠贫、下中农自己起来革命。这样来看扎根串连很艰巨。

    根子当然是工作队去扎,不能靠基层干部,要工作队亲自去扎。扎什么人?阶级敌人、坏人、基层干部都不能扎(基层干部是好的还是不好你一入村怎么能搞清楚),基层干部介绍的根子对象士杰同志讲不能扎(杨:不要让他们介绍!),我完全同意,他们介绍的不要扎。当然介绍一下也可试探一下他们介绍的是些什么人。基层干部介绍的根子,我是这样考虑,开始不要扎,我们自己去找,开始跳不出圈子,就套在基层干部介绍的对象圈子里是不行的,要在圈子外边扎根,回头证实圈子内有好的再扎,这样比较保险。基层干部介绍的有些是好的贫农,但没搞清楚之前是不能扎的。这样讲是不是太严了?这样一讲是否无处下手?宁可失之于严,也不失之于宽,现在我们的思想是否彻底转过来了,还没有实际证明。不要住在那里就扎在那里,这肯定是会上当的,不要占便宜。

    根子怎样扎法?这很复杂,文件介绍了很多经验。首先要找到合乎条件的对象,就是由广泛地访贫问苦到重点地访贫问苦,在了解中不要光了解不教育,可以谈家常,可以讲《双十条》,不能光了解不做工作,见着人就要做工作。了解与教育不能分开,否则像审问似的,引起反感。找到对象之后,进一步建立阶级感情;进行“三同”,帮助解决日常生活上的困难,真正象阶级兄弟一样。扎根最大的问题是找到对象,建立感情,更重要的是进行思想发动。扎根就是重点思想发动。根子有些困难我们要帮助他解决。譬如有病、没钱买猪苗、农具不全,有些要集体帮助解决,或我们拿些钱帮助他。省委秘书长李子元同志谈,他在勒流公社搞四清时,一个贫农发高烧,他拿十元钱给他看病。这要有高度的阶级感情。这是一件很具体、很艰巨的工作。

    扎了根子要很好培养他做工作,开始主要是串连,在此基础上要开个小会,一次不会开,总结点经验,第二次就好了,培养他做工作。

    扎根串连不能孤立进行,要有各方面工作的配合,要有公开工作配合,给扎根串连创造条件。下去表来意、读《双十条》都是为了扎根串连创造条件,减少不必要的障碍。第一步很多工作都是围绕扎根串连,不要把它并列起来。要把扎根串连摆到这样个位置上。要下功夫,没有什么捷径可走。

    一进村要给贫、下中农一个新鲜感,表现出一个好的作风。佛山工作团提出进村第一件要事就是要有个好作风。一进村就使贫、下中农感到老八路、土改工作队来了,与以前的工作队不一样,是干革命的工作队。凡是有利于四清运动的事、的话就做就讲,凡是不利于四清运动的事、的话就不做不讲。

    一进村就要艰苦深入、三同、四清,与贫、下中农建立丰富的阶级感情,使贫、下中农一看见我们就很亲热,是他们自己人,就要有这个感觉。土改之后我们这套作风中断了,现在要恢复。革命化的工作队要有革命化的队风。不仅一进村要树立好作风,而且要养成习惯,要贯彻始终。不要把党的作风失传。听说我们这次集训时有个干部在集训中还搞女人,这样的人不能参加工作队,不管他是什么人,职位多高。有的人糜烂透顶!下去扎一个女根子,就乱搞,群众非起来赶走我们不可,这样的人是要判刑的。昨天与许士杰同志商量,运动期间党的纪律要从严,如在运动中乱搞两性关系,要从严处罚!(杨:要开除出队!)在这样的大革命中,再三地讲,还这样干,还有什么改造的希望?一进村就要有个好现象,我们这六千多人,经过几个月,总会还要淘汰一些,扩大一些的,包括主要领导干部在内,怎么会没有淘汰的呢,总会有的,一分为二嘛。

    如何对待基层干部?进村后不能和基层干部搞得过分亲热,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不能依靠。但对他们也要进行教育,要掌握他们,叫他们做一些事情,叫他们汇报,给他们布置工作、组织他们讨论对四清运动的态度,汇报生产情况,要把他们掌握起来,不要叫他空闲起来,逍遥自在。一脚踢开不好,一是伤感情,二是他们到处破坏。当然主要是从发动群众中了解他们,但在教育中也可以了解一些情况。王光美报告中讲桃园大队有三种人:吴×、关××、一般四不清的,从接触中也可了解出一些问题。对这几种人在态度上要有所区别,该孤立的就孤立,该争取的就争取。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了解一些情况。还要警惕,要认真对待四不清干部,特别是警惕严重四不清干部对运动的抵触、抵抗和破坏。不仅运动后会有,运动中也会发生。教育基层干部最重要的是放手发动群众,群众发动的越充分,就越容易教育改造他们。

    读《双十条》、发动揭露以四不清为中心的阶级斗争盖子,和扎根串连结合起来。读、揭、扎相结合。这与土改时搞扎根不同,这是在新形势下以四清为中心搞扎根串连,要研究一些新的办法。

    到底一下去会碰到些什么,一个月搞个什么样子,很难讲。一下去要了解真实情况很重要,深入下去,不要漂浮,各大队有其共性,也有特殊性,你们这些指挥员要独立思考,了解与研究实际情况,完全按照怎么布置就怎么打仗,肯定要打败仗。有人讲要许士杰同志定个计划,那天开什么会,干什么事情。他怎能给你订个这样的计划呢?这是偷懒。现在下去要摸清楚情况,才能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一个生产队真正发动起一两个人就会了解出真实情况,不是什么很难了解的,光听干部汇报是没有办法了解的。难,难在那里呢?难在于深入,只要深入下去,了解真实情况不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事情。下去十天半个月,要嗅到一个大队的气味,运动彻底结束才能彻底了解。情况的了解随运动的深入而深入,全部清楚要在运动结束。十天半个月要嗅到味道。

    第一步就是深入发动群众,了解真实情况。这些话许士杰同志讲过啦,我不再重复。

    二、解除顾虑,发动群众

    群众对四清运动是欢迎的,但顾虑不少,现在看来最大的问题是怕打击报复,不仅是派困难工,甚至有逼死人的。不少县委民主空气都不浓厚,何况大队、生产队?广州市有一个工厂工人问市委书记的门牌号码,准备受打击报复时有处告状。我们要教育群众不怕打击报复,主要教育贫、下中农要组织起来,这是最根本的。没有组织起来就怕打击报复,要引导群众组织起来。开始一下子组织不起来,要很好地给贫、下中农撑腰。总团准备写一“告人民书”,在金江设一群众来访接待室,挂个牌子,分团也这样搞。工作团集训中也有的干部给总团写匿名信,他们为什么不敢给你们写信呢?为什么?值得深思。你们的民主作风怎么样啊?要设群众来访接待室,不起大作用也起小作用。“告人民书”各大队都要宣读,告诉群众总团住在金江,我们搞个招待所,吃饭、住宿不收费,当然,来这里“躺倒”是不行的。组织一两个人专门搞这个事情。这样,群众心里就有底了。澄迈不仅有符孟雄,还有杨泽江嘛!(杨:主要是张云)要撑撑腰,宣读“告人民书”,搞这个机构。表来意,讲的声音要大一些,对基层干部要讲不准他们打击报复,对地、富也要讲不准他们搞破坏。要及时制止和解决压制民主、打击报复行为。本来群众明明知道四不清是不对的,解放十五年了,群众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为什么不敢揭发,不敢斗争,就是怕打击报复。金江公社钟寨大队就是这样,我们扎到那里,干部拔到那里。

    听说基层干部现在放风,说这次运动是搞公私关系,要整群众,以此来挑拨工作队与群众的关系,我们要说明公私关系紧张主要是干部带头搞的,解决了干部的四不清,公私关系就容易解决了,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

    有些队过去搞瞒产私分,喂了群众,群众不敢讲话,这种情况会有。开始时避开这个问题,以后再讲。

    因宗族、房界关系问题也可能拉一部分人(王荫轩:瑞溪大队昨天要搞械斗,被我们工作队制止了),澄迈这个问题严重。我总怀疑澄迈土改怎么样?经过一、二步,彻底暴露再说。

    三、认真学会群众路线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

    从整训来看,我们的群众路线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比较差,要承认这一点。我们在整训中暴露群众路线作风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我们要抓好群众路线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要专门研究一下。

    1、上下左右之间要互相信任,畅所欲言。领导干部要心胸开阔,有话就向干部讲,对也讲,不对也讲,自己的缺点讲,优点也讲,干部中间的民主生活要活泼一点,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畅所欲言讨论问题,不要老想讲出来后影响如何、会遇到什么遭遇。赵紫阳同志在省委讲过地委书记向省委敢不敢讲,信不信得过的问题。县委与区党委一般是信得过的。我们要互相信得过,提倡有什么讲什么。

    2、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集中起来,坚持下去。譬如现在研究作风,我讲一遍,大家按此讨论是一个办法;提一个题目请大家讲,也是一个办法。我看还是后一种好。这样大家就会摆出什么第一批与试点的作风怎么样啦,文教、农村、机关、政法……各战线的作风有什么不同啦,把这些集中起来加以概括,再下去比硬往下灌好嘛,开会中有这个问题,干部中有这个问题,群众中也有这个问题。自下而上,自上而下,要研究这个问题。

    3、敞开思想,民主讨论,启发诱导,统一认识。现在自上而下的东西多了一些,一讨论就同意,就赞成,没有敞开思想。应该敞开思想,有什么讲什么嘛。所谓敞开思想就是要听到反面意见、不同的反映。从一个认识转到另一个认识,不经过一个暴露、辩论的反复,怎么能够通呢?干部中有这个问题,群众中也有这个问题。启发诱导也是如此,要使到群众自己给自己解答问题,这要有点本事。人家讲了很多,那些是有用的啊,怎样抓住主要问题辩论?这要有一定的水平。要民主讨论,对的讲,不对的也讲,系统的零碎的都讲,在此基础上才能统一认识。会要这样开,工作要这样做。思想不活泼,工作也不可能活泼,思想堵塞工作不可能有朝气。

    4、解决问题一定要坚持说服教育,不能压服。要用摆材料,讲道理,以理服人。

    学会群众路线的工作方法、工作作风是个大问题。我们以后从总团带头做起,向同志们学习,总结这方面的经验。这是摆在我们领导干部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究竟一个队长怎么当?(王昌虎:要打破框框,不要总喜欢在那儿下结论),就是嘛,我们开会就可以插话嘛,王昌虎是老红军作风,这样就活泼。我们四清能否高标准,这也是一个问题。全省八个地方大学大比,我们对自己的弱点要注意,这是影响我们工作质量的。

    四、一个基层单位的建设问题。

    开会,如何把会开好?贫协怎么建立?贫协建好才有个基础。建房子要砖石打基础,我党从一个马列主义小组发展到一千七百万党员,土改时从一个贫农小组的建立,发展到土改的胜利。就是说我们不要飘在上面,一个生产队能够建立起一个好的贫协小组就好了。要强调基础工作的重要性。这几年对基层工作大有放松,这次要从扎根串连搞起,一人一组做起。所谓蹲点要蹲在最基层,不能蹲在大队。将来我们每个队长要写出来建立基层组织的经验。到大队官僚主义就多一些。这样,组织队伍才能够扎实,才能最有效地抓到系统的、详细的第一手材料,这是过硬的功夫,如果没这手硬功夫,是不能发给“毕业证书”的。当县委书记的不会这些还行?要打好基础,要经得起“台风”的考验。没有这么个好基础,什么公社、县的贫协,都是空中楼阁。从这次开会中看出,各级领导真正研究搞好一个小组学习的不多。

    五、坚持高标准,反对走过场。

    运动一定要坚持高标准,现在看滑过去、走过场的危险还没有完全摆脱掉。要有决心、信心为四清高标准奋斗,这是可以办到的。少奇同志讲,不怕不会,怕是不是热情,是不是认真对待,是不是蹲下去,是不是认真抓。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到高标准呢?应当有这样信心。具体地讲,要与全省其它七个总团比赛,力争上游,不要悲观,当然,任务是艰巨的。所谓高标准,就是80%大队达到高标准;10%的大队允许出一点乱子,但革命要搞彻底;10%的大队达不到高标准。我看可以达到。现在的标准不是桃园大队的标准了,再搞个桃园大队也是中标准。王光美同志到处做报告,我们没有,感到惭愧,对不起党,为什么我们不能?就是没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不要骄傲,不要气馁,要深入,不要想家。我就不相信一定会落后?会中游?要有个革命的英雄主义气概。

    为什么说运动滑过去、走过场的危险没有摆脱呢?主要是我们工作团的革命化不够,革命的决心还下得不够,革命的彻底性不够坚决。运动的高标准和思想的高水平是分不开的。领会好中央、少奇同志的指示就可以高标准。我们工作圈干部里边革命的决心下得不够,革别人命的决心下得不够,革自己的命更不够。我们整训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绝不能估计太高。从我们工作团内部来看,不仅犯有严重四不清错误的干部对整训抵触很大,就是犯有一般四不清错误的干部对整训的抵触也不小。这就是阶级斗争嘛。回想起整训这30多天,斗争也是很尖锐的,问题暴露起来越多,每一段都经过激烈的战斗,没有一段是“和平过渡”的。整训如此,下去就可想而知了。

    在这里我要讲讲退赔问题。什么四清、五反,讲的都很好,可轮到自己头上,该退的就不退了,这就是阶级斗争,你们说这个斗争还不尖锐,总团第一次布置退赔,大家不起劲;第二次我又专门请你们开会,讲的厉害一些,讲了后我有些后悔,怕压力太大,可是讲了后有不少人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你们想到没有?本来问题不大,可就是退赔,我就是没想到这个事情。我们现在诚恳的讲理,到了与资产阶级思想、行为断绝的时候了。这不是一块钱、两块钱的问题,党不缺你这一、两块钱。与资产阶级思想、行为断绝就是不干,都是十几、廿几年党龄的同志,觉悟水平就是这样!?可见资产阶级思想影响之深。中央第二个十条中讲“省、地、县三级领导机关的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必须首先‘洗手洗澡’,端正阶级立场和改进思想作风,才能够领导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否则是不能的。”我们总团要执行这一条。不这样怎能搞好四清?一般干部有严重的四不清,不检查、不承认错误的就不能参加运动;县以上主要领导干部,犯有四不清的,不检查、不赔退,也不能参加运动。若不,把权交给你,怎么能搞好运动呢?

    这次整训中,一个查阶级,一个退赔都很尖锐。有些人该退不退,有的退二角五分钱,还有一元七角五、一元七角六的,简直是开玩笑!算的那么准确?简直不成样子。共产党员?要划问号。党性在那儿?什么地方表现有党性呢?这个斗争要足够估计。这次整训中都这么滑下去,下去怎么还滑不下去啊?还有什么高标准?自己四不清,下去就下不了手,同病相怜,他退你痛。

    看来斗争确是复杂,两类矛盾交织在一起,民主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交织在一起。海南民主革命的不彻底性,我看比大陆严重。

    这次四清运动极为复杂,因此,辩别情况的真假,从实际出发,极为重要。瑞溪大队工作队刚下去就闹械斗,这比土改时复杂的多,也艰巨的多,有些事情现在就是摸不到头脑。瑞溪公社1962年备战时36个小大队中有19个闹械斗,农村基层组织究竟怎么样啊?没有点本事,不要说高标准,就是应付都应付不过去。

    运动必须搞深搞透、系统、细致。一定要取得成绩的完整的经验。这就必须很好研究每个大队的阶级斗争形势,讲阶级斗争的新形势、新特点,在你那个大队究竟是什么样子,目前是什么样子,历史上是什么样子,如树立阶级优势等。提高标准就要把这些东西研究透。还要研究各阶级、各阶层的思想情况、思想规律、特点等。比如基层干部问题,主席讲懒、馋、占、贪、变。那在你那个大队的基层干部是怎么变坏的?还可研究如何把严重四不清的干部如何挽救回来,基层干部变坏与各方面的关系怎么样,与地富反坏的关系变化过程,与贫、下中农的关系的变化过程,他们的生活方式,还有基层干部这几年一边变,一边与我们斗,就是合法斗争,究竟是个怎么样斗法?变坏了,到处找根子,怎样找到的根子,根子是些什么人。总之,基层干部这一套要很好研究。又如,发动贫、下中农怎样搞法,如何培养骨干。阶级敌人如何隐蔽下来,怎样进行拉拢、腐蚀,等等。如果这些方面都加以研究透彻,那就过了硬。

    要研究这些问题,首先要占有大量第一手材料,从材料中概括中出本质、规律来。运动中坚决反对搞形式主义、套框框,要从真实情况出发,真实情况是什么,就按着党的政策解决什么,这才是高标准。

    另外,每一步都必须围着“和平演变”与反革命两面政权的中心。要一步一个脚印,不能每步都留尾巴往下一步推,每一步都要做得充分、踏实。对于当时没看到,以后又暴露出来的问题必须切实解决好。这次运动实际上就是发动贫、下中农解决领导核心问题,每一步都要放手发动群众,如每一步不相应地深入放手发动群众,那就有滑过去的危险。

    在运动中只要群众充分的发动,一些副产品都可得到收获。如群众的丰富语言,丰富的感情等,要注意这方面东西,不仅写标准可以用,而且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群众的思想规律和发动群众的深度。

    这些问题没有别的窍门,只有下真功夫,在运动中锻炼这种本领。

    六、要有个具体的奋斗目标。

    经过运动一定要把澄迈县建成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先进县。

    每个工作队要为四好工作队而奋斗,要在运动中产生一批政治思想好、工作好、运动高标准、学习好的四好工作队。要真正树立一批真正革命化的五好生产队。要树立一批五好工作队员、五好基层干部、五好社员。每一个党员都要以接班人的五项标准来检查自己,以此为鉴,不是党、团员的可在运动中争取入党、入团。

这样人人、队队都有个奋斗目标。总之,运动之后要出贡献、出人材、出经验。向党多一点贡献。要使每个生产队、每个农民、每个干部经过这七、八个月、一年的运动确实变个样子。   

七、关于学习和总结经验问题

    关于学习问题总团政治部已经做了布置,主要是学好毛著,学习中央、主席和少奇同志对四清、五反运动的指示。要把学习制度建立起来,规定几篇(如“两论”、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划分阶级、九评等)必读的文章。

    做工作和总结经验应当配套。把反映真实情况、总结经验做为工作队的一条任务。总结经验好不好也是高标准中的一条。有些人不学习,做了工作也不总结经验,怎能不落后?这也是作风问题。有的同志下去蹲在一个生产队里,又不懂得搞群众运动,很需要我们总结一些经验来帮助他们。总团与各分团办公室的同志要下点功夫。现在有些同志,不愿意蹲在办公室,要求下去,说下去提高的快,我说实行“半工半读”的方法进步更快,要安下心来。

    八、圆满结束工作团的整训

    对这个问题我们酝酿了很久,搞退赔、编队要占一些时间,原规定国庆节放半天假干脆不放了。整训二日完不了,三日一定要结束,四日下乡,争取秋收之前做一段工作。再拖长时期就要贻误时机。现在有以下一些问题要解决:

    1、最大的问题是县委书记的退赔问题。这不仅是一个人的事,牵扯到整个分团。如果是工作队员就好办,留下来算了。对县委书记怎么办?我们不能迁就,放弃原则,这样下去肯定要打败仗。我们诚恳地希望犯一般四不清错误的同志,现在已经到了与资产阶级思想、行为断绝的时候了,要承认错误,彻底赔退,不要妨碍整训前进。今天晚上开个恳谈会,大家斗一斗,对对材料。要把全部问题解决是不可能的,今后各县还要搞五反,但主要问题必须解决,要做到基本不妨碍当分团长的地步。如果今天晚上有的恳谈不成功,明天就找人代替分团长,你自己去想好再说。如在下乡之前解决了还可以继续当分团长;不能解决那就不要下去了。对县委书记不能迁就。

    2、对县委书记以下的干部,有严重四不清的,又不检查、不赔退,就不要参加运动。对那些犯有四不清错误而又不通的从明天起单独编组讨论赔退问题,讨论清楚再下去,这和部队行军掉队的一样,掉队的要赶上大军,不能让千军万马等着掉队的人。如果一定不通就不要参加运动嘛。人少?我们宁可少搞几个公社、大队。总团下了这么个决心,不能拖拉。对大多数同志来说还是靠自觉,有些人可能还要背点包袱下去,五反问题不可能在这里全部解决,如果在运动中发现新的问题,再调回来。说来说去就是不要妨碍95%的人继续前进。

    3、还有一部分不能参加四清运动的,总团已发了个文件规定,要大体上搞个数,百分之×至百分之×,大概要有×××人,其中可带下去××人继续在运动中搞。

    总而言之,不要因少数人拉住这个队伍,我们今后还要整训,甩掉几百人是不可避免的。总团留下人搞留守处,专门处理这些事情。

    广东生产季节性很强,要争取秋收前多做点工作,不要弄到秋收大忙时上不上、下不下的很被动。请同志们抓紧一点,不要浪费时间。

    我的话讲完了。

 

(存海南省档案馆K36—1—2)

管理登录 | 网站备案号:琼ICP备08100253h号

主办单位:中共海南省党史研究室(海南省地方志办公室)

2008 Power By 海南史志网